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极神医》正文 第1322章 1322 不可告人
    陈辉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不太明白水族黑帝这话的意思,当年的水族黑帝,也就是现任水族黑帝的父王,哪怕是跟木族巫师交谈了好几天,知道了他说出的帝星降生的预言,为何会在五族幼儿一事上蒙受不白之冤?

    不过,水族黑帝这话,有一点是很确定的,既然是不白之冤,说明五族幼儿的事情,与水族黑帝的父王是没有关系的,这件事情不是他做的,他也更没有参与其中。

    对于五族幼儿的事情,陈辉得知的时候,是有一些猜测的,有最大的嫌疑的就是土族黄帝,因为目前土族黄帝在五族帝王之中,地位要高上那么一些。

    虽然还不是完全由土族黄帝说了算,可土族黄帝提出的建议,四族帝王也不太可能反对。

    换句话说,土族黄帝已然是有点五族共主的味道了,只是还没有那么明确罢了,遇到真正的大事,还是五族五帝共同商议为主而已。

    看到陈辉疑惑的目光,水族黑帝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水族擅毒!”

    听到水族黑帝这句话,陈辉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当年五族幼儿的事情,出的很是蹊跷,具体情况,陈辉并不是很清楚,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通过水族黑帝这话,知道一些大概了。

    陈辉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只知道这件事,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依黑帝所言,当年五族幼儿的事情,身上没有伤?”

    “没有。”

    水族黑帝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陈辉默默点了点头,查不出伤,又死的莫名其妙,必然是会被怀疑中毒而死的。

    “现在,猛虎勇士能明白了吧?”

    水族大巫师在这个时候问道。

    “差不多吧!”

    陈辉沉吟了一下,说道:“当年五族幼儿一事,查不出伤来,自然会被怀疑是中毒而死,水族的嫌疑最大,不过,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也不能乱说,最大的可能就是偷偷在背后议论,是这样吗?”

    听到陈辉这番话,水族黑帝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点了点头。

    “尽管其余四族四帝都没说什么,四族族人也没说什么,可也只不过是明着没说而已。”

    水族黑帝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甚至包括水族本族,都难免有这样的猜测,我父王当年追查这件事追查了很久,可惜的是,这件事发生在你族群巫师死了之后,再加上他临死之前,我父亲跟他交谈了几天,隐隐有着更大的嫌疑。”

    顿了一顿,水族黑帝继续说道:“我父王当年怀疑,折磨你族群巫师的人,就是真正的凶手,可折磨他的人,你族群的巫师,当时怎么都不肯说,这是我父王只能怀疑,却毫无任何证据的原因。”

    到了这个时候,陈辉终于明白了水族黑帝,为何会问自己,木族青帝当年是否知道预言一事了。

    水族黑帝,确切的说,是水族黑帝的父王,当年没能问出木族巫师,到底是什么人折磨他。

    这件事是发生在前面的,可紧接着又发生的事情,就是木族巫师去世之后不久,五族幼儿莫名其妙死亡的事情。

    而五族幼儿莫名其妙的死亡,让水族有了嫌疑,水族有嫌疑,首当其冲的就是当时的水族黑帝,也就是现任水族黑帝的父王。

    当年的水族黑帝,事后反过头来去想,必然就会有这样的怀疑,折磨木族巫师的人,一定是元凶。

    而木族巫师在当年的水族黑帝,问及是谁折磨他的时候,却是闭口不提,这就耐人寻味了。

    陈辉想到这里,看向了水族黑帝,问道:“现在的木族青帝,还是当年的木族青帝?”

    听到陈辉这话,水族大巫师和水族黑帝对望一眼,全都露出了不解的神色,陈辉身为木族人,竟然对自己族群的帝王都不知道?

    “偏居一隅!”

    陈辉笑着说道:“对于这些信息,我都不是很清楚,只是对本族群的一些事,有所了解而已。”

    “是,现任青帝今年已经七十岁左右。”

    水族大巫师点了点头,给了陈辉一个肯定的回答。

    陈辉笑了笑,说道:“黑帝的父王,当年一定是反过头来去思考此事的,被人折磨,却对折磨自己的人闭口不提,显然是有原因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切都有了可猜测的方向,也是黑帝刚才问我那个问题的原因所在。”

    黑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可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的。

    陈辉看着水族黑帝,说道:“我和城主,以及当年那位巫师的师弟,对此事有一些不太相同的猜测。”

    “什么猜测?”

    水族黑帝立刻问道。

    “一切以利益出发的猜测。”

    陈辉解释道:“帝星降生,五族共主,这是当年我族群那位巫师的预言。”

    水族黑帝和大巫师,听到陈辉这话,同时点了点头。

    陈辉继续说道:“五族共主,有利益损害的,首当其冲就是土族皇帝,尽管现在五族事物,大多是五帝商议,可土族皇帝毕竟是处于稍高一点的地位之上,帝星降生,五族共主,就意味着五族会出现一位领导五族的帝王,土族皇帝自然而然的会沦落到和其余四族四帝相同的位置。”

    “我父王当年也曾这样考虑过,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如此。”

    水族黑帝说道:“而且,你族群的巫师,如果被土族族人折磨,想要从他口中得知一些信息,他没有理由不对我父王诉说,因为说出来,等同于是对我父王示警,虽然我父王没能救的了他的性命,可却是我父王救了他。”

    “黑帝没明白我的意思。”

    陈辉轻声说道:“此事结合当年的情况来看,能让我族群巫师,饱受折磨,却不愿说出口人,极大可能是此人是木族人,这一点我们不用去排除,我说出基于利于的猜测,是想让黑帝思考一下,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其中有暗地里,不可告人的事情存在?”

    听到陈辉这话,水族黑帝陡然皱起了眉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