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钻石
    卓文君很漂亮,这毋庸置疑。

    除了容貌绝美之外,卓文君还是才女,是这个时代知性女性的代表。

    卓文君的眼睛清澈,沁人心扉的清澈。

    典型的瓜子脸上洁白无瑕,脸颊带着红晕,几缕青丝垂在耳畔,清澈中带着魅惑的目光对苏辰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移开目光,苏辰向着门外走去“这事就这么定了,一定要尽快出手,量大从优,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看着苏辰匆匆离去的背影,卓文君展颜一笑。

    长安城内很快就传遍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一大批质量极佳的百炼钢正在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出售。

    汉朝的富豪们绝对不是靠造房子发家,真正的富豪都是依靠冶炼钢铁成为大户。无论民间还是官府,对于钢铁的需求完全是没有止境。你出多少钢铁,人家就敢吃下多少。

    不少做相关行业生意的,都派人去打探,然后就看到内府的人正在拉钢铁走。

    一打听之下才知道,第一批两百万斤的上好钢铁都被内府给买走了。

    说到财大气粗,普天之下谁也不可能和内府相比。

    内府是直属于天子的私人机构,从庄园种植到钢铁冶炼,从车行运输到种麻织布,从矿山开采到寝陵修建,任何行业都有内府的影子。

    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机构,据说内里的人手高达数十万之多。甚至很多时候,内府的收入比官府还要多。

    内府是皇帝最后的依仗,哪怕天下大乱,各处都是反叛。可只要内府还在,皇帝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内府的冶炼监担负着为规模庞大的汉军提供武器铠甲的重任,对于上等钢铁的需求永无止境。得知卓氏铁行大量发售百炼钢,毫不犹豫的就吃了下来。

    汉朝的钢铁消耗主要体现在军方装备,农业用具以及生活品上。

    兵器甲胄马铠,镰刀锄头地犁铁铲,鼎炉釜锅,钩镊钳剪杀猪刀甚至缝衣针,灯盘车轴等等众多方面都有着巨大的需求。

    而做这些行业锻造加工生意的人,看到两百万斤上好钢铁都被内府买走,一个个都是捶胸顿足,懊恼不已。

    不过很快,卓氏铁行的人就告知他们,很快就会有下一批的钢铁运过来,想要的话现在就可以下定金。要多少都有,只要你能出得起钱。

    这个时代的诈骗也是有的,可到了卓氏铁行这种规模的却绝对不会有。所以很多生意人都是开心不已的下了定金,尽最大可能的买下能买得起的数量。

    价格只有市价的一半,而且质量也是极佳的百炼钢,谁不买谁就是傻子。

    等到苏辰送第二批地条钢过来的时候,听到喜气洋洋的卓文君告知内府的货款加上各家的定金,已经超过四千金的时候,苏辰手都抖了起来。

    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苏辰认真询问“确定是黄金?别是用白金和赤金来充数。”

    卓文君弯起嘴角“民妇虽然愚钝,可也做了多年生意。这些还是能分辨清楚的。”

    苏辰仰头舒了口气,终于是解决了眼下最为急切的资金问题。

    汉斤二百五十六克,去掉杂质也有二百五十克左右。国际金价虽然一直波动,可却始终维持在每克三百块以上。四千金的话,那就是至少三亿!

    三亿,在苏辰看来完全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

    “哈哈哈~~~”苏辰双眼都仿佛成了黄金的颜色“我要买车,买一辆砸一辆。我要买房,买一套送一套。我要~~~”

    看着手舞足蹈的苏辰,卓文君捂嘴笑着。

    等到苏辰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卓文君上前询问“很多商行都下了大单,若是不能及时供货,事情会很麻烦。”

    何止是麻烦,如果不能及时供货,卓氏铁行的名声就完蛋了。卓文君这是在拿自己的家产为苏辰做保。

    苏辰意气风发“有的是!”

    看着自信满满的苏辰,卓文君很想问一问如此之多的上好钢铁都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想到这是苏辰的秘密,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批百炼钢被送到,引发的反响愈发扩大。

    不但未央宫里正在准备为霍去病封爵的天子知道了,消息甚至随着商队向着远方扩散,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卓文君的老家蜀中去。

    现代世界,香岗。

    在费德勒的办公室里,苏辰看着手中的支票,满意的点头。

    苏辰是现货黄金,出售给瑞银是直接交割。现在国际金价居高不下,哪怕是扣除各种手续费之后,落入苏辰手中的也足有三亿之多。

    看到苏辰眼角都笑出花来,端着酒杯的费德勒上前询问“BoSS,你是不是有属于自己的金矿?”

    国际黄金市场的成交量很大,苏辰手中价值三亿的黄金对于个人来说绝对是了不得的大数字,可放在整个市场上来看的话,那就不算什么了。

    苏辰没有接酒杯,起身看着他“你确定你想知道?”

    费德勒心中一惊,连连摆手“我只是随便问问,别在意。”

    很多时候知道的太多往往并非是什么好事情,费德勒对此深有体会。

    “BoSS,晚上有一场拍卖会。”费德勒从苏辰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急忙转移话题“有没有兴趣参加?”

    苏辰本想拒绝,不过转念一想就问他“拍卖什么?”

    “珠宝。”

    香岗这里的富豪很多,各种专门为富豪们服务的拍卖会也是络绎不绝。来自世界各地的奢侈品都不愁在这里找到买家。

    傍晚时分,一辆宾利停在了一家私人会所的门前。

    门童上前开门,苏辰与费德勒从车上下来。

    苏辰打量四周“没什么人,也没有记者。”

    “这是私人拍卖会。”费德勒笑着示意前行“不公开的那种。”

    苏辰跟着费德勒走进会所,来到一间类似小剧场一样的大厅。此时已经有不少客人坐在各处低声闲聊,看到苏辰这个陌生面孔,都是好奇的打量。

    在位置上坐下,苏辰扯了扯领口的领结,他对这种衣冠楚楚的装束并不怎么适应。

    费德勒跑去和附近的人攀谈交流,这种场合是拉人脉,谈合作的好时机。而苏辰则是坐在椅子上摆弄手机。

    “忙什么呢?”

    “在等着拍画报,你呢?”

    “准备给你买礼物。”

    “上次不是买过毛衣了吗?”

    “这次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等我回去你就知道。”

    秦玥曦那边开始工作,而苏辰这里的拍卖会也正式开始。

    这次拍卖会的主题就是珠宝,各式各样的红黄蓝绿宝石以及钻石制品被摆上了展台,做工精致,光泽璀璨。

    一件又一件精美的珠宝被拍卖场的富豪们收入囊中,价格从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

    国际新闻之中出现的那种动辄数亿的天价珠宝实际上并不常见,大部分的珠宝拍卖都是和此时差不多,以量取胜。卖家数亿的那种极品,正是因为稀少,才会上新闻。

    苏辰一直都没有出手,而是默默的等着符合心意的出现。

    直到一颗玫红钻石项链出现,苏辰才第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号牌。

    这颗玫瑰红钻石项链起拍价格就高达两千万起步,而苏辰第一次举牌就直接喊了个翻倍的四千万。

    他之前观察了很久,参加拍卖的人都是你来我往一点点的加价,有时候甚至能纠缠十几分钟。

    苏辰直接报了一个超高价,告诉所有人自己志在必得。如果不想死命的拉价格,那就别插手。

    果然,小剧场内的众人虽然议论纷纷,可直到拍卖师落槌都没人喊价。

    这种拍卖会上,除非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否则的话没人愿意去拉价格。价格拉的太高,要么自己多出血,要么就是得罪人。

    只要不是拍卖行的托,没人会这么干。

    苏辰将号牌放在一旁,嘱咐费德勒一句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之后就直接起身走人。

    离开会所,来到街边无人处。苏辰点燃根香烟,拿出了之前响了几次的手机。

    “老板,人找到了。”

    打电话过来的是收了苏辰一大笔钱,为他追查小丑下落的某个机构。据说他们是专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