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继续笑,不要停
    虽然不清楚四大奇术是什么,不过看苏辰说的好像很厉害,陈阿娇的心思瞬间就被勾了起来。

    苏辰拿出一只口红,拧开之后上前示意“这是口红,涂嘴上的。”

    陈阿娇好奇的接过口红,一旁的大长秋急忙拿过一面铜镜端在她的面前。

    苏辰看着铜镜,从袋子里拿出一面化妆镜递了过去。

    “这个好。”看着镜子里面纤毫毕现的自己,陈阿娇当即笑了起来。

    陈阿娇第一次用口红,不知道控制用量,直接涂的一嘴都是。

    苏辰拿起卸妆纸直接给她擦干净,并且以自己从电视上看来的经验教授她该如何使用。

    大长秋和边上的宫人都看呆了,居然直接去触碰皇后的嘴角,他疯了吧?

    苏辰毫无察觉,他完全当自己是个化妆品推销员。

    而陈阿娇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化妆品上,压根就没去考虑这些。

    “这是粉底,据说可以让皮肤变的更白皙。”

    “这是眉笔,画眉毛用的。”

    “这是眼影,可以让眼睛更好看。”

    “这是腮红,可以让脸颊红润。”

    “这是......”

    苏辰就像是一位敬业的推销员,卖力的向陈阿娇推销手中的化妆品。

    林林总总介绍了十多样化妆品之后,苏辰从最后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琥珀色的小瓶子。

    “皇后。”苏辰一脸神秘的介绍“这个叫做香水,只需要几滴,就能让人长时间保留芳香。这是玫瑰花香味的,如果想要别的花香也都有。”

    陈阿娇迫不及待的试了起来。她直接无视了苏辰只需要几滴的嘱咐,直接在手腕上倒了一堆。

    苏辰抬手抚额“这下好了,这味道一个星期去不掉。”

    陈阿娇抬起手腕嗅了嗅,露出满意的笑容“很好,我很喜欢。大长秋,赏他二十金。”

    苏辰哭笑不得,这位金屋藏娇的主人,还真是和史书记载的性格差不多,难怪拿着一手的王炸都能打输。

    “皇后。”苏辰笑着摆手“赏金就不用了,这些东西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

    “哦。”陈阿娇点头“你是要求我办事?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是皇后了。”

    陈阿娇做皇后的时候只要有人送礼,她就会帮忙办事,这种事情她很熟悉,都是和她母亲馆陶长公主学来的。当然,这也是刘彻最终和她翻脸的一个重要原因。

    “没有那么麻烦。”苏辰摆手“只需要皇后请长安城内的勋贵夫人们来长门宫开化妆品鉴赏会就行。如果皇后能够帮忙向她们推销这些化妆品的话,那就更好了。”

    陈阿娇笑了“此事易尔。”

    苏辰离开没多大会的功夫,刘彻就骑着马来到了长门宫。

    进入殿内,刘彻直奔主题“东西给我看看。”

    陈阿娇嫣然一笑,伸出手臂凑进刘彻的鼻子“闻闻香不香。”

    刘彻疑惑吸了口气,的确是一股花香扑鼻。

    “这个是香水,辰候说各种花香味道的都有。”陈阿娇笑嘻嘻的把那些化妆品都拎过来为刘彻一一介绍。

    陈阿娇按照苏辰的教授,似模似样的用这些化妆品化了一个全新的妆容。

    也不知道是新妆容引起了刘彻的兴趣,还是太长时间没见面距离产生美,刘彻最终在长门宫留宿。

    第二天一早刘彻离开之后,陈阿娇当即派人去长安城内召集那些勋贵家的夫人们来长门宫,她要履行约定为苏辰推销化妆品。

    都说女人和孩子的钱好赚,苏辰也总算是做到了好赚的生意。

    哪怕苏辰已经将价格开到了天上去,那些见识了陈阿娇化妆品,尤其是试用了香水的勋贵夫人们,毫不犹豫的拿出钱来向苏辰订购。

    当兴致勃勃的苏辰去找卓文君,准备为她肩膀上增加些担子的时候,却得知卓文君的哥哥们来了。

    “这事没有你拒绝的份。”苏辰走到房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男人叫嚣的声响“桌氏铁器行是卓家的,不是你的。”

    卓文君的声音响起“我说过了,这些钢铁是辰候借用铁器行来出售的,并非是我的。”

    “你骗鬼呢。”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么大量还便宜的百炼钢,辰候凭什么让你发卖赚好处?除非你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哈哈哈~~~这么一说还真是很古怪,司马相如那家伙不是跟你和离了吗?好妹妹,你什么时候做候夫人啊?”

    听到这里,苏辰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卓文君正在抹眼泪,而她的三个哥哥正在放肆大笑。

    看到苏辰走进来,三人的笑声好似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嘎然而止。

    “笑嘛。”苏辰开口“继续笑。”

    卓文君的三个哥哥虽然是草包,可却并非是弱智。

    他们来找卓文君之前就已经详细打听清楚,知道这些钢铁都是苏辰的。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为了对卓文君施加压力,让她把这个赚钱的渠道转让出来。

    对于那位很是神秘的辰候,他们也是打听过。知道苏辰一向都是奇装异服,同时还有绝对罕见的短发。

    此刻看到苏辰进来,当即就明白这就是那位辰候了。

    三人尴尬的开口“辰候说笑了。”

    苏辰眯起眼睛“谁和你们说笑了?我让你们接着笑,听不懂人话?”

    三人的脸色难看起来,他们在蜀中的时候都是大爷级别的人物,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

    苏辰点头“好,既然你们不听话,那就和我去一趟廷尉衙门。”

    卓文君的哥哥们顿时面色巨变。

    他们卓氏在蜀中再牛叉,那也只是在蜀中。他们毕竟只是商贾的身份,和一位列侯去廷尉衙门,用脚丫子想也知道倒霉的必然是自己。

    廷尉衙门,那里可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地方。据说进去的人就没人能活着出来。

    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个情况。他们之前还打算用各种礼物打动苏辰,好接手他的生意。现在看来,这位辰候跟妹妹之间的关系的确是不同寻常。

    哀求的目光看向卓文君,想请妹妹帮忙说情。可惜卓文君压根就不搭理他们。

    无可奈何之下,三人只能是跟傻子一样呵呵哈哈的傻笑起来。

    苏辰坐下,掏出香烟“大声点。”

    “哈哈~~~”

    “没吃饭?那就去廷尉衙门笑。”

    “哈哈哈哈~~~”

    苏辰烟都抽完了,还没有让他们停下的意思。

    三人笑的面红耳赤,口水都淌下来了。甚至已经开始连连咳嗽起来。

    最后还是卓文君出面劝说,苏辰这才放过他们。

    “滚。”苏辰垂下眼睑“别让我在长安城看到你们,看到了就直接送你们去廷尉衙门。”

    三人如蒙大赦,抱着脑袋就跑了出去。估计他们也没有胆量在长安城继续待下去。

    梨花带雨的卓文君微微侧身,背对着苏辰“让你见笑了。”

    苏辰上前按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没什么可笑的,谁家没几个极品的亲戚。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不要搭理,直接告诉我就是。”

    卓文君目光看着苏辰,片刻之后微微点头。

    解决了这个小麻烦之后,苏辰拿过作为礼物的化妆品给卓文君,并且商量了一番如何出售这些东西。

    说到具体做生意的能力,苏辰当然比不上卓文君。不过他也没有想过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做,这种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处理就是。

    看着桌子上十多卷竹简做成的账簿,苏辰招呼一旁拿着化妆镜左看右看不亦乐乎的卓文君“用这些竹简,不觉得太重,太麻烦了吗?为什么不用纸?”

    卓文君笑着“纸张粗糙,根本无法着墨,如何能用?”

    正规意义上能够使用的纸张,是蔡伦发明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在蔡伦之前许多年的时候,纸张早就已经出现了。

    只不过这些纸张非常粗糙,墨水无法在上面写字。直到蔡伦改进了造纸技术才算是真正成为了可以代替竹简的商品。

    想了想,苏辰开口“如果我有能够能够清晰写字的纸张出售,你觉得价值几何?”

    卓文君思考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