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章 论身份证的重要性
    “啊?”苏辰有些方“谁?”

    “霍去病!”

    少年不满的挑了挑眉梢,收起环首刀,从腰间取下一个钱袋扔给苏辰“你的赏钱。”

    一旁的汉军骑兵们纷纷下马,欢笑着上前去割匈奴人的首级。甲叶铿锵,手起刀落之间一颗大好首级就此身首分离。

    苏辰晃了晃脑袋,愣愣的看着那自称为霍去病的少年。

    霍去病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响亮了,响亮到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半大的少年就是名传千古,马踏匈奴的冠军侯!

    “嫌少?”感受到苏辰的目光,霍去病想了想,对着手下的骑兵们呼喝“把你们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苏辰咧嘴,这话喊的怎么跟打劫似的。

    好几个钱袋仍在了苏辰的脚下,听那哗啦啦钱币撞击的声音绝对不会少。

    “你这蛮夷别过分,赏钱已经不少了。”看到苏辰还在愣愣盯着自己,霍去病面色不满起来。

    “蛮夷?”苏辰低头看着自己脚上过年买的大头皮鞋,腿上的地摊休闲裤,身上的网购白衬衫。

    这么一看与那些裾衣右衽的汉服比起来,还真是挺像蛮夷的装扮。如果再加上那一头短发,那就更像了。

    苏辰深吸口气,双手交叉做出停止的手势“别乱说话,我可是正宗的汉人。”

    “你是汉人?”霍去病的面色顿时就变了。

    汉人斩杀匈奴的功勋与蛮夷斩杀匈奴的功勋那是完全不同。说是天与地的区别也不为过。

    汉承秦制,军功爵位制度也是如此。

    汉人在战场上斩首甲士一级就可以得到田地一顷,爵位一级,宅基地九亩外加让一个儿子出任gong务员的赏赐。

    相反,如果是各部蛮夷杂胡的话,一般都是给点钱米酒盐等物就给打发了。

    苏辰干掉了十五个匈奴骑兵,其中还有一个匈奴人的百夫长。这份功劳足够他晋升为军功爵位制度中的第六级国大夫的了,这已经是妥妥的中级官吏。这可不是给点钱物就能打发的蛮夷所能相比的。

    霍去病绕着苏辰转了几圈,看他这稀奇古怪的衣着装扮实在是不像个汉人装束“你真是汉人?”

    苏辰咧嘴,伸手就去掏身份证。不过随即想到他的身份证在这里还真是用不上。

    “看脸,看脸啊。”苏辰伸手指着自己的脸大喊“爷们是纯纯的汉人好不好!”

    “那你籍贯何处?”

    “呃?”苏辰傻眼,他老家几千年里换了好几个名字,说出来霍去病也不知道。

    “父母何在?”

    “啊?”苏辰的父母此时还在另外一个世界上班呢。

    “可有族谱?”

    “......”族谱这东西苏辰听说过,却是从未曾见过。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大家早就不讲究这些了。

    “符与传何在?”

    “......”在苏辰看来,所谓的符与传跟他带着的身份证差不多。可身份证却不能拿出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因为这个时代的大汉官府不认这个。

    “居然胆敢冒充汉家儿郎。”一身铁甲的霍去病老气横秋的瞪着苏辰“看在你立有战功的份上,这次就不追究了。”

    “天地良心啊。”苏辰用力的搓着脸。一副比窦娥还要冤枉,恨不得用眼泪淹没长城的凄惨神色。

    自己可是妥妥的汉人啊,可此时却是连证明自己身份都做不到。这跟证明你爸是你爸,有什么区别?

    他现在真的是佩服那些穿越到古代的前辈们,能够在完全没有身份证明的情况下还能混的风生水起,这本事也是没谁了。

    “算了,我不和你解释。”苏辰深吸口气,开始转移话题“不说这事了,你们这是在打仗?”

    霍去病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苏辰,两边上万人马的在这里拼命,不是打仗难道是在你拍一,我拍二的过家家?

    苏辰读懂了霍去病的眼神,他决定让自己先冷静下来“今年是哪一年啊?这是匈奴人又入侵了?”

    “元朔五年,这里是朔方郡。”

    “果然。”苏辰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里的确是汉朝时空。

    元朔五年的话,就是公元前124年。而朔方郡就是黄河河套的最顶端,过了黄河出长城就是塞外。再详细说就是,bao头与鄂尔多si一带。

    “这是匈奴人入侵,你们在反击?”不远处的战场上汉军占据了优势,已经开始追杀溃散而逃的匈奴人。震耳欲聋的牛角号声,响彻大地。

    正在和手下点选首级的霍去病惊异抬头“你这蛮夷倒是有些见识。”

    “你再喊我蛮夷,我揍你了啊。”苏辰掏出烟盒点了一根“我的名字是苏辰。”

    “这是何物?!”

    苏辰吞云吐雾的时候,霍去病和那几个汉军骑兵已经是满脸惊讶的围拢过来。他们对于苏辰手里的火机非常震撼,而对于苏辰能够吞云吐雾倒是不怎么在乎。

    “这是打火机。想要?”看到霍去病盯着打火机,苏辰笑着将两块钱一个打火机递了过去“相见就是缘分,送你了。”

    “这这...”霍去病明显没想到赵栩居然会把这些宝物送给自己,连忙在身上摸索了一番却没能拿出相应的礼物来,顿时就把脸都给憋红了。

    苏辰看出了霍去病的窘迫,笑着将火机扔了过去“客气什么,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拿着吧。”

    两块钱一个的打火机在苏辰看来的确是不值钱的玩意,可对于还在用火镰引火的汉朝人看来,这就是了不得的宝贝。

    霍去病看着手里精美的打火机,脸上各种神色变换,最终咬牙一挥手“你跟我来!”

    闲着没事的苏辰上了个汉军的坐骑,吆喝一声就策马向着远处已经逐渐平息下来的战场行去。

    下山梁的时候,苏辰胯下的战马感觉换了个主人,不情不愿的来回折腾,想要把他掀翻下去。一旁的霍去病则是在看热闹,看上去很想看看苏辰被摔个四仰八叉的样子。

    苏辰虽然没怎么骑过马,可电视上看的多了,该怎么控制还是知道的。再加上不耐烦起来直接念动力下去,马儿当即就老实了。

    此时这片浩大草原上的激战已经结束,鲜艳如火的汉军这边大获全胜。至于匈奴人,则是四面八方的向着远方逃亡。

    来到战场上的时候,汉军已经开始搭建临时宿营地,同时也在打扫战场。

    苏辰亲眼看到一群群的汉军手持环首刀,说笑间就将遗留在战场上的匈奴人脑袋斩下来,往腰间一系做的极为自然。

    至于匈奴人的伤员,这年头可没有什么日内瓦公约,无论那些匈奴伤员们如何哀求哭泣,都是被拉出脖子就是一刀。

    当然,若是换成汉军的伤员,那就是急忙叫人过来抬走送去伤兵营。

    对于汉军来说,打扫战场什么的实际上就是为了搜集首级。

    毕竟那些匈奴人穷困潦倒,用的箭是狼牙的,用的兵器是青铜的,用甲胄是牛皮的。在草原上一口铁锅就是能传好几代的传家宝。这些匈奴人哪里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言。真正有价值的,也就是他们的脑袋了。

    看着脚下被浸泡在殷红鲜血之中的大地,看着那些枯草因为沾染了鲜血而呈现出诡异的光泽。看着四周战场密布数以千计的尸首,耳畔听着无主战马的悲鸣与催死之人的哀嚎哭泣。

    苏辰抬手捏着鼻梁,忍不住的轻叹口气。

    临时营地搭建的极快,苏辰他们过来的时候一对对的探马,信使就已经络绎不绝的穿梭其中。

    牛角号声低沉浑厚,大批甲士成群结队的来回出入。数不清的旌旗在草原的寒风之中猎猎作响,看着极为有气势。

    “见过车骑将军。”苏辰无视众多汉军好奇的目光,跟着霍去病来到了中军大帐。霍去病上前向位于正中的一面容威武,蓄有长髯的军将行礼“羽林郎霍去病前来复命。”

    军帐是牛皮缝制而成,内里很大,苏辰估计得有百多个平方。

    内里有不少顶盔掼甲的军将,还摆放着不少的案几蒲团。坐在上首位置上的,就是这次汉军的统帅,车骑将军。

    “嗯。”那威武军将微微点头“此战你可有所斩获?”

    “末将所部共斩获七十三级。”

    “还行。”

    霍去病抬头看了眼苏辰后,咬牙上报“禀将军,末将路遇一汉家儿郎,单人斩获匈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