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章 论斤秤的黄金
    苏辰本是可以选择卖酒瓶的。

    西周时期在铸造青铜器的时候,从其副产品里就出现了琉璃。加工之后五彩斑斓非常好看,被称为五色石。都被赋予神话色彩了。

    到了汉朝的时候,琉璃的工艺已经非常纯熟。不过技术却是被掌握在了皇室贵族的手中,民间是看不到的。所以价格昂贵,甚至超过了玉器。

    苏辰可以从现代世界买来大量廉价的玻璃发售,肯定能大赚一笔。

    只是,苏辰却没想过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坑人发财。

    他有时空通道在手,什么样的生意都能做。完全没有必要去做一个自己都看不起的黑心商人。所以他只卖酒,不卖酒瓶。

    至于酒的来源,当然不可能跑去小卖部里买,扫光了人家的货也没多少。苏辰是直接找厂商拿代理权。

    当然,国内的各地代理权限都是名花有主,他也拿不到。苏辰也没办法说自己要代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他花了几十万就拿下了南太平洋众多岛国的代理权。

    去办理手续的时候,人家看苏辰就像是在看外星人。真有人拿出真金白银的去搞万里之外的一群岛国的代理权,这是钱多到没地方花的节奏。

    不过这种事情人家当然不会说出来,而是连连喊着双赢,大家一起赚钱云云。

    苏辰在郊外的物流园里面租用了一个仓库,之后就是一车又一车的二锅头被拉进了仓库里。

    自己注册了一家皮包公司,招募了二十多个人在仓库里干把酒倒进一坛坛陶罐里的活。

    这些打零工的人全都一致认为苏辰是卖贴牌假酒的。就是把不值钱的二锅头倒进古香古色的坛子里冒充高价老酒。

    不过看在苏辰给的薪水很高的份上,他们也没有举报的念头。这年头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好兄弟,够义气!”天光微亮,起身准备洗漱练武的霍去病推开门就看到眼前的院落之中出现了一座由陶罐垒成的小山。那泥封都无法阻挡的酒香味道让霍去病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给苏辰一个大大的熊抱。

    看到霍去病抱起酒坛,张口就准备直接灌。苏辰急忙上前拉住“你想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

    这可是五十六度的二锅头,上次喝了赵苏辰带给他的几瓶五粮液就差点没缓过来。而这一坛子至少二十斤的二锅头,真要是让霍去病灌下去,那就可以直接办后事了。

    “我知道你性情豪迈,不过再豪迈也不能这么喝酒。这可不是你以前喝的那些米酒。”苏辰拿出个二两的玻璃酒杯放在霍去病的面前,就是路边摊上喝啤酒的那种小杯子“用这个。”

    “好东西。”霍去病眼睛一亮,接过杯子,一副行家里手的模样做点评“色泽纯净,手感圆润。这是最顶级的琉璃杯子。好兄弟,够义气!”

    霍去病是跟着他舅舅过日子,有事没事的时候还经常进宫去玩。稀世珍宝什么的他可是见得多了。

    只是,哪怕是皇宫之中珍藏的珍宝之中也几乎见不到这样晶莹剔透的琉璃杯。

    苏辰张了张嘴,很想告诉小心翼翼捧着玻璃杯赞叹观赏的霍去病,这玩意在我家乡那是烂大街的民用商品,扔地上都要绕着走。不过话到了嘴边,最后却是化为一句“你喜欢就拿走。”

    古籍《战国策》中写过‘黄金珠玑犀象出于楚’而《管子》书中也有‘楚有汝汉之金’的记载。简单来说就是,当时的楚国是一个极为盛产黄金的地方。

    而八百年楚国究竟出产了多少黄金,现在已经没人知道了。

    秦始皇手持乾坤宇宙锋,横扫天下一统六国的时候,将六国的黄金财富全都收集入了咸阳关中。等到刘亭长入主关中,这些黄金也就落入了大汉的手中。

    张骞出塞,开辟了冠绝古今的丝绸之路。大汉的丝绸卖到罗马去,价格比等重的黄金还要昂贵。这条丝绸之路为大汉带来了巨额的贸易顺产。使得西方诸国的黄金大量流入汉朝。

    汉武帝刘彻为了消藩,发明了‘酎金律’要求各诸侯国按照人口数量向长安城缴纳黄金,这些黄金被称之为酎金。

    根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年间,单单是依靠酎金律,每年就能从各处诸侯国得到两千斤的黄金。

    说这些的意思是,汉朝的黄金非常多。多到后来王莽谋位的时候,国库的黄金储备超过二百吨。

    这么多的黄金到了隋唐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至于它们去了哪里,绝大部分都是被埋到了地下。

    因为汉朝盛行陪葬制度,认为人在阴间也要享受到和阳间一样的待遇。所以无论是高门大户,还是破落人家。在下葬的时候总要陪葬一些黄金在墓坑里。

    像是武帝朝著名的酷吏张汤,原本他家的条件不错,可就是因为要为其父陪葬黄金,连家里的田产都给卖掉了,生活窘迫至极。

    海昏候墓地开挖之后,内里挖掘出来的黄金制品高达数百公斤。而且都是纯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由此可见汉朝的黄金数量之多。

    对于苏辰来说,汉朝的物件没办法通过碳14鉴定,当不了古董。那他的选择只能是贵重金属了。

    黄金这么好的东西,苏辰自然是异常喜爱。他与卫青达成了协议,以一坛二十斤换一两黄金的价格出售酒水给汉军。

    《九章算术》里有记载‘醇酒一斗,直钱五十。行酒一斗,直钱一十。’就是说度数高的醇酒一斗五十钱,度数低的米酒一斗十钱。

    大家都知道古代十升为斗,一斗换算成现在的计量单位就是十二点五斤。一斤好的酒水也就是四五文钱的样子。

    而西汉时期‘金一斤值万钱’一两黄金就是六百二十五文钱。

    正常情况下,一两黄金买醇酒也能买到一百多斤。而之所以苏辰的二锅头能卖这么贵,完全是因为他这是蒸馏酒,同时没算上极为昂贵的运费。

    汉人极为喜欢喝酒,军中之人尤甚。

    普通的米酒度数太低,几度十几度的喝着不过瘾,所以都在琢磨着度数更高的美酒。像是价值一斗五十文的醇酒实际上就是过了二十度的酒水。

    而苏辰拿过来的蒸馏酒,出厂就是五十多度。霍去病喝多了差点昏迷,卫青喝了几杯就头疼的睡了一整晚。好与不好,在亲口尝过之后自有定论。

    汉朝因为黄金多,价值远不如千百年后那般昂贵。动不动的黄金千两,万斤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卫青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就让抬出了装满黄金的箱子。直接表示你有多少我买多少,有本事你把这些黄金全都赚走。

    看着那些金光闪闪的黄金,苏辰的眼睛都红了。

    与其让你们把黄金都带到土里面去,还不如让我来潇洒的花掉。

    批发进货,仓库换包装,运送到汉朝时空里换回黄金来。

    整整三天的时间里,苏辰一心扑在了美酒换黄金的生意上。硬生生的用现代工业的强大产量将卫青拿出来的黄金全都给换走。

    这些黄金有多少?足足一百一十斤!

    什么时候黄金都可以论斤了。

    苏辰开着租来的车几乎跑遍了整个沪上各处的典当行,分批将这些黄金出手。价格自然还是原来的老价,一克二百五十一块钱。总共为他带来了近一千四百万的巨款。

    至于他付出的成本,批发价都不到十块钱一斤的二锅头能有什么成本。

    “有钱的感觉,真好。”苏辰脸上的笑容压根就绷不住,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回头看了眼招牌有些昏暗的典当行,苏辰心里寻思着该找个新的出货渠道了。

    今天出售黄金的时候有好几家典当行都在拐弯抹角的打听黄金来源,还要想要约他喝酒聊天的。

    苏辰对干这一行的没什么信任,而且以后得到的黄金数量肯定会越来越多。寻找全新的出货渠道已经是非常急切的事情。

    当然了,再急也不在乎今天。

    “哥几个,沪上人家走起。”苏辰也是盛不住油水的性格,手里有了钱就想要花销。他对那些酒吧夜店什么的不熟悉,所以第一个想到的念头还是吃饭。

    “老三,总是让你请客真是不好意思。”宿舍的哥几个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快速的关电脑穿衣服,连排位都不打了。

    “也是啊。”苏辰微微点头“要不今天这顿哥几个请了?”

    已经穿好衣服的哥几个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即一个个又寻摸着去重启电脑,嘴里嘀咕“哎呀,怎么又掉线了。”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