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控火
    匈奴人的权利架构被称之为双头鹰,手握重兵的是位于王庭金帐左右两边的左右贤王。

    左贤王负责西域诸国,而右贤王则是负责大汉这边的军务。

    匈奴人虽然以左为尊,左贤王的实力更加强大。可随着近些年大汉天子不断出击,右贤王这边压力巨大,得到王庭支持后实力很强。

    武帝元朔四年东,草原上遭受大规模雪灾。匈奴人的牛羊马匹死亡无数,许多部落陷入绝境。

    开春之后右贤王带着大批饿的嗷嗷叫的牧民,骑着瘦骨嶙峋的马匹南下汉境,肆意劫掠试图弥补损失。

    这次南下劫掠一开始就不顺利,各处的汉人城寨与以往一样,跟石头一样顽固。每一座城寨都需要付出大量的代价才能拿下。而收获却是微不足道。

    汉家朝廷反应极快,各地兵马连续调动,足足十几万大军从朔方郡到右北平一线全面出击,将右贤王麾下各部落打的是落花流水。

    尤其是车骑将军卫青,率领包括羽林军在内的数万精锐出高阙关,连番作战打的右贤王本部损失惨重,右贤王疼的眼泪哗哗直落。

    前几天又被卫青暴揍一顿,满心烦躁的右贤王带着溃败退回了数百里外的营地。

    昨夜喝多了的右贤王被帐外的喧嚣声吵醒。原本就因为宿醉而头疼欲裂,此时被人吵醒,心头的怒火可想而知。

    怒火滔天的右贤王拎着自己那镶满了各色宝石的金刀,冲出奢华的金帐就准备砍人。

    右贤王是现任匈奴单于伊稚斜的三子且鞮侯,也是二十多年后的且鞮侯单于。

    还处在醉酒状态之中的且鞮侯出了自己的金帐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麾下的那些牧民们仿佛是没有见到他一样,全都是拜倒在了草地上,对着天空不停叩首。

    逐渐清醒过来的且鞮侯疑惑抬头,顺着众人跪拜的方向看向了天空。然后,手里的金刀掉在了地上。

    苏辰调节着喷口的火焰,逐渐降低热气球的高度“你确定没搞错是吧?”

    正忙着给自己身上套甲胄的霍去病话语中满是兴奋“我就是瞎了也不会看错!那就是且鞮侯的王旗!”

    “很好。”苏辰脸上露出微笑“非常好。对了,你穿甲胄做什么?”

    苏辰的话把霍去病问的愣住了“不是你说要去抓且鞮侯的吗?”

    “我是说要去抓右贤王,可没说是你去抓。”苏辰伸手敲着霍去病身上的铁甲“你穿戴这一身下去,那几万匈奴人还不得撕碎你。”

    霍去病一脸好笑的看着不断调节喷口火焰的苏辰“你也知道下面右几万匈奴人,不让我下去难道你自己去?”

    苏辰微笑点头,没有说话。却是伸出了手在炽热的火焰旁轻轻晃动。

    之前确认了是匈奴右贤王且鞮侯的王帐所在地,满脑袋都是马上封侯念头的霍去病压根就没想过回去给自己舅舅报信,与苏辰合计要直接去抓且鞮侯,将他带上热气球之后一路飞回去。

    原本霍去病已经做好了战死在这里的准备,毕竟他们只有两个人。而下面这片庞大的草原上,毡帐数以千计,匈奴人估计得有几万。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九死一生。

    可是现在苏辰却说自己要去在万军之中抓捕且鞮侯,霍去病还以为自己又喝酒了听到了醉话。

    “你今天喝的不是咖啡,是酒,是酒啊。”霍去病被气笑了“你想在千军万马之中一个人抓住右贤王?你以为你是是是...”

    霍去病下半段话说的结巴了,因为他看到了苏辰在火焰边上的手不断晃悠的时候,一条耀眼的火柱像是灵蛇般跟随着苏辰的手指翩翩起舞。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霍去病张着嘴,瞪着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揉了眼睛再看,还是如此。

    环绕着苏辰手腕灵动旋转的火柱变的更大,更加耀眼。犹如火龙般钻入他的指尖消散不见。

    在解决掉铁血战士之后,苏辰就察觉到自己在念动力之外又获得了一项超能力,那就是控火。

    因为时间太短,苏辰掌握的还有些生疏,不过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现出来。

    苏辰从喷口里收取了很大一股火焰积蓄在手指尖,侧头从吊篮里看看距离地面也就是三五十米的样子。拿起一条绳子塞进霍去病的手里,稳住了喷口火焰,单手搭在吊篮边沿,一个翻身就从吊篮里跃身而出。

    霍去病紧张的趴在吊篮边上往下看,生怕苏辰从这么高的地方下去会出事。

    三五十米听着不多,可实际上已经是十几层楼的高度。普通人这么高跳下来绝对无法幸免,不过苏辰却是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发动念动力向下反冲,借助着反冲之力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

    草原从远处看过去,的确是草毯一样郁郁葱葱非常漂亮。可实际上行走其中,却是遍布石子以及其他杂物,空气中也满是刺鼻的气息。与想象之中的鸟语花香截然不同。

    且鞮侯的王帐很好找,位于营地最中间,最大最奢华的那个就是。

    落地后的苏辰没去理会四周的牧民,拔腿就向着且鞮侯的王帐冲了过去。

    比起那些被巨大的热气球所震撼住的牧民,且鞮侯身为匈奴王族,见多识广就要镇定的多。看到从那飘在天上的东西跳下来的身影向着自己冲过来,当即就是一个激灵,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

    “拦住他!”且鞮侯捡起自己的金刀,跳着脚呼喝身边的亲卫上前阻拦。

    匈奴的牧民平日里都是在草场上放牧,只有在各自部落的头人贵族召集的时候才会上马为兵。在匈奴之中,唯有那些头人贵族身边的亲卫是真正的职业军士。

    身为匈奴重要的皇族成员,且鞮侯身边的亲卫足有近两千之众。

    这些亲卫虽然也很敬畏从天上下来的人,不过身为职业军士,素质比起普通牧民强的多。得到且鞮侯的命令后,附近的亲卫纷纷向着苏辰涌了过去。

    苏辰握掌成拳,将念动力凝聚在自己的拳头上。没等那些策马而来的亲卫靠近,就像是在打空气炮一样将靠近的亲卫轰飞出去。

    就连力量强悍的铁血战士都扛不住苏辰的念动力,这些且鞮侯身边的亲卫虽然也很悍勇,可却是根本无力抵抗。一个个就像是被击飞的棒球一样,连人带马翻滚着出去。

    苏辰在热气球降落之前就已经是尽可能的靠近且鞮侯的王帐,落下之后冲的又是飞快。所以仅仅是几十秒的时间里,他就已经是冲到了且鞮侯的身前。

    至于如何判断且鞮侯的身份,这营地外面全都是穿戴着破旧肮脏皮革的牧民。靠近王帐附近的则是披甲的亲卫。而在王帐前被许多亲卫团团护卫起来,身上穿戴的居然是丝绸,挂着各种各样的精美装饰的,自然就是身份最高的人。

    且鞮侯虽然是匈奴王族,可也是个能上战场的。眼看着苏辰已经是冲到了自己的身前,身边亲卫都被打飞出去。也是咬牙扬起手中金刀,狠狠的向着苏辰斩去。

    苏辰伸手向前,抓住且鞮侯握刀手腕一拧一翻,镶满了宝石,极为华丽的金刀就落在了苏辰的手中“这刀真不错。”

    丢了金刀的且鞮侯还想反抗,伸手去摸靴子里的匕首。却是被苏辰一记手刀砍在后颈上,当即就是直接扑倒在地。

    苏辰将金刀别在腰间,单手拎着且鞮侯的腰带将他提了起来。

    从苏辰落地,到将且鞮侯抓在手里。前前后后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一分钟。

    这段时间里真正冲上前阻拦苏辰的匈奴人,加起来也不过上百。且鞮侯身边众多的亲卫,大都是分散在了王帐四周。毕竟这个时代里,除了穿越者之外,谁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人从天而降落在王帐附近。

    不过等到且鞮侯落入苏辰的手里,四周就算是最愚钝的亲卫也该反应过来了。

    匈奴的法度非常重,像是失陷了部落贵族,尤其是右贤王这种位高权重,统帅西部各路部落的大贵族是极为严重的罪行。

    身为亲卫的这些人没一个能跑掉,自己砍脑袋是必然的事情,家人还要被罚没为最低等的奴隶。

    无论是为了自己的脑袋还是为了家人,这些终于察觉出事态不对劲的亲卫们纷纷策马向着苏辰冲了过来。

    马蹄践踏,声如闷雷。虽然不过千百骑,可气势却是非常强劲。

    难怪冷兵器时代里,步兵几乎很难和骑兵对抗。这种千军万马跑起来的声势太过惊人,很难找到众多敢于挺枪直面大队骑兵的勇士。

    面对着成百上千汹涌而来的骑兵,苏辰可没觉得自己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