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看热闹的李敢
    苏辰抬手捂脸,他有些后悔带秦玥曦出来了。

    漂亮的女人到哪里都会引起关注,而漂亮到秦玥曦这种程度的,那引起的就不止是关注了,更多的是麻烦。

    锦衣少年直愣愣的看着秦玥曦,快步上前直接询问“敢问小娘何人?”

    秦玥曦有些发愣,她是真的不懂,只能是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苏辰。

    苏辰扬起下巴示意“他问你名字。”

    秦玥曦恍然,不过却没有回应,而是直接反问“你又是谁?”

    锦衣公子看了苏辰一眼,随即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做起了自我介绍“吾姓卫名广,家兄为大将军,长平候青。家姐中宫皇后,家嫂平阳长公主。家侄三人皆为列侯。”

    这个时代勋贵子弟报家门,是真正的拼爹拼家世。非但不会被人瞧不起,反倒是会被人艳羡,因为家世好是无数人渴望而不可求的出身。

    很多人在战场上拼死拼活,毫不吝啬自己的性命。为的就是能够博一个封妻荫子,为自己的家人博一个出身家世。

    后来儒家兴起,转为读书考试来上位。追求的东西虽然没变,可却使得大家的心思都放在了书本上,从而导致华夏武力一代不如一代。秦汉的时候华夏吊打四周异族,可到了后面就沦为被异族屡屡入侵,甚至占据大统之位。

    卫广报了一大串的家世,可惜秦玥曦却是听不懂,或者说听不明白。她对于历史方面,是真心了解不多。实际上现代世界的女孩,对历史有兴趣,有了解的的确是很少。

    一脸迷惑的秦玥曦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苏辰。

    苏辰笑着翻译“他说他的哥哥是大将军,还是侯爵。姐姐是皇后,嫂子是长公主。就连三个侄子都是侯爵。”

    这么一翻译,秦玥曦就懂了“哦。”

    卫广有些愣,自己这么显赫的家世,眼前这美艳到了极致的女人非但没有眼睛发光的直接扑过来,仅仅只是哦了一声就结束了?这是怎么回事?

    苏辰有些不耐的看着发愣的卫广,挥挥手示意“你挡住路了。”

    回过神来的卫广挺直胸膛,目光看向苏辰“这是你家细君还是你家妹子?”

    苏辰明白他的想法,忍不住的笑问“你想做什么?”

    “二百金!”卫广咬牙直接报价“把她让给我。”

    这话秦玥曦听懂了,俏丽的脸蛋顿时就冷了下来。没有谁在得知自己被当做货物看待的时候还能笑的出来。

    苏辰乐的不行“太少。”

    卫广仔细打量了一番秦玥曦,微微点头再次报价“五百金!”

    “不够。”

    卫广直接跳脚大喊“你别太过分!东市上一匹上等好马也用不了百金!”

    苏辰耸耸肩,没有搭理他。

    卫广咬牙切齿了一番,仔细看着秦玥曦那倾城之美,用力跺脚大喊“一千金!”

    酒舍内的众人都是纷纷动容,这可真是一笔巨款了,上等的官婢都能买几十个。

    然而,苏辰的回应依旧是摇头。

    卫广怒极而笑,原本英俊的面容有些扭曲起来“你要多少?”

    苏辰笑着伸手轻捏秦玥曦光洁的下巴,目光看着她“这是我的无价之宝。”

    秦玥曦被苏辰挑着下巴,霞飞双颊。不过却是没有退缩,眼眸之中蕴含着水意与苏辰对视。

    “嘿嘿~~~”自认为被当众羞辱了的卫广冷笑不止,挥手就招呼自己的随从“给我拿下!”

    被人打扰了的苏辰,脸都没转直接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挥了出去。

    苏辰的手掌精准的打在了卫广的脸蛋上,一巴掌就把他给直接扇飞了出去。

    ‘哗啦~’卫广扑倒了一张桌子,桌子上的酒菜连同客人摔的是一团狼藉,场面十分狼狈。

    卫广的随从看到主人被打,顿时就急眼了。纷纷拔出佩剑向着苏辰冲了过来。

    “啊!”秦玥曦看到明晃晃的长剑被吓到,随即就被苏辰捂着眼抱在怀中。

    之前苏辰看在卫青与霍去病的面子上,还算是手下留情。只是这几个随从却是直接动了利器向自己的身上招呼,那就没什么面子可说了。

    念动力发动之下,几个随从愕然发现手中长剑突然不受控制,诡异的刺向了自己的同伴,一个个都是被吓的亡魂大冒。

    ‘噗噗!’几个随从几乎是同时刺中了自己人,随后一起惨叫着倒下。

    如果不是不愿秦玥曦被死人吓到,这一下就不是刺腿刺胳膊,而是直接刺心脏脖子了。

    无论是卫广还是他的仆人,全都看出来眼前这家伙不好惹。纷纷狼狈的起身向着外面跑去。只是卫广临走之前那阴狠的目光,表明这件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苏辰招呼酒舍老板“店家,给我们安排张桌子,再把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这位客人。”店家上前,忧心忡忡的劝解“你打了外戚,还是尽快离去的好。”

    苏辰摆手“没关系,吃饭重要。”

    汉时外戚贵重,像是苏辰这样直接殴打外戚的,下场通常都不怎么好。尤其是身份如果是平民的话,那下场就更惨了。

    苏辰自己都不在乎,那店家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不过现在酒舍内都坐满了,并没有空位子。

    “尊驾如果不嫌弃,可与某同坐。”就在苏辰皱眉,准备走人的时候。靠窗边的一张桌子上,一个同样年轻俊朗的少年却是出声招呼苏辰。

    少年的身边坐了几个人,听到他的话之后纷纷起身伺立一旁,让出了位置。

    苏辰心神微动,他在卫青的军中待过一段时间,能够看出来那几个人动作矫健,有军中风范。

    苏辰拱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拉着秦玥曦在桌子边坐下,苏辰直接询问“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少年笑着回应“在下姓李名敢。”

    “李敢?”苏辰眉梢轻挑,目光惊讶“飞将军之子?”

    飞将军就是指的李广,而这个称号并非是来源于王昌龄的那句但使龙城飞将在,而是李广在右北平做抬手的时候,打的匈奴多年不敢进犯。匈奴人虽然凶残,可对于自己打不过的人却是异常敬畏,他们尊称李广为汉之飞将军,这才是这个词的来源。

    李敢露出一抹笑容“正是家父。”

    李广的名气很大,他的功劳实际上也足以封侯了。可史书上都记载着李广难封这个词。

    他之所以一辈子都没能封侯,并非是他能力不足,也不是他人不行。而是因为在汉景帝时期,七国之乱爆发的时候,身为朝廷骁骑都尉的他,接受了当时身处平叛最前线的梁王刘武的接见与赏赐,甚至得到了兵符被任命为梁国军尉。

    要知道梁王刘武那可是汉景帝的政治对手,窦太后曾经推动过要让刘武成皇太弟,等景帝死了就兄终弟及。

    不仅仅是汉景帝,刘武也是刘彻的政治对手。因为一旦他成了皇太弟,那就没刘彻什么事情了。

    汉景帝和刘彻父子俩都是小心眼,大大咧咧的李广给他们上过这么刺激的眼药,能在他们手下封侯才叫做怪事。

    至于李敢,同样是个直肠子的悲剧人物。

    说他直肠子,是因为被人三言两语挑衅,就误以为自己父亲战死和卫青有关,居然跑去殴打了卫青。

    而说他是悲剧人物,则是因为在史书上,为人方正平和的卫青没有追究被打的事情,可却被有心人告知了年轻冲动的霍去病。

    霍去病是从小被卫青带大的,他哪里能够受得了这个。暴怒之下,就在甘泉宫围猎的时候,一箭射死了李敢。

    虽然当时刘彻维护了霍去病,宣称李敢是被鹿撞死的,可第二年霍去病就去世了。

    两位堪称大汉未来数十年军中抗鼎人物的青年名将,就这么早早的逝去。这绝对是历史上无法抹平的重大遗憾。

    如果李敢不死,那李陵就不会投降匈奴。如果霍去病不死,就不会有李广利的叛变。

    苏辰安静的看着李敢,微微点头“相会既是缘分,今天我请李将军喝酒。”

    李敢面色一红,连连摆手“我可当不得将军称呼。在下只是一校尉尔。”

    苏辰淡淡一笑,装起了神棍“李校尉终有一天会成为将军,还会马上封侯。”

    这话是史书所载,李敢虽然没看过史记,可好话谁都愿意听,当即拱手行礼道谢“多谢吉言。还不知阁下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