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饭店开张
    之前卫广的事情,虽说苏辰已经不在意了,可卫青却不这么看。

    就算不提苏辰那神魔般的可怕实力,也不说天子对这位极有可能助他达成千古一帝心愿的高人的重视。单单是他卫青本人的性格,就忍受不了这种事情。

    在这个勋贵们犹如螃蟹般横行霸道的时代里,奴隶出身的卫青有着绝大部分勋贵们所没有的高尚品格。

    简单来说,卫青是个好人。

    如果不是好人的话,李敢因为怀疑自己老子的死和卫青有关系,就跑上门去揍了卫青。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里,那绝对是奇耻大辱。是要用命来洗刷的事件。

    更何况,卫青可是大将军,他李敢以下犯上,直接当场斩了他都是轻的,说不定还要株连满门。

    可结果却是,卫青忍了下来,没有处罚李敢。这不是老好人的性格,还能是什么。

    这种性格人得知自己家的弟弟调戏苏辰的女眷,还曾经和苏辰动手,这让他根本不能忍。

    卫青看重规矩,也重视人情。

    还是个白身的卫广当街对一位列侯无理,哪怕苏辰一再推辞不受这个爵位,可天子并没有收回那就依旧是辰候。理论上已经足够杀头了。

    更别说苏辰可是为大汉,为军中将士提供过极大的帮助。

    如果卫广真的是卫青的亲弟弟,说不定真的是危险了。可他据说是收养的,以卫青老好人的性格,反倒是不好处置。

    “那畜生已经被我罚去渔阳郡戍边,为期十年。”卫青询问“如果你不满意,任由你处置。”

    渔阳郡,标准的边塞苦寒之地。

    喊出那句著名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陈胜吴广就是因为要去渔阳郡戍边,受不了了才在半路上揭竿而起。

    去那里戍边,和流放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一去十年,这简直就是让人绝望的故事。

    以卫青的性格来说,绝对不可能干出表面上把人流放,暗地里却照顾其在当地的生活这种事情。

    所以,卫广是真的倒了大霉。

    苏辰没有多说什么,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向卫青示意。

    俩人喝了杯酒,这件事情就算是心照不宣的过去了。

    平阳公主看着眼前摆满格式菜肴的圆桌,笑着询问“听说辰候常年在胡地做生意,对胡人的这些东西倒是学了不少。”

    这年头胡桌胡椅虽然已经传入大汉,不少酒舍也是用这种方式招待客人。不过在正式的场合里,主流依旧是一人一张案几的分餐制。平阳公主这算是为了岔开话题,没话找话说。

    苏辰微微一笑“公主说的是,我用这些胡桌胡椅已经习惯了。其实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吃酒说笑,谈天说地也是一种乐趣。”

    这位平阳公主也不是凡人,她是刘彻的同胞姐姐,汉景帝的长公主。之前曾经两次嫁人,又两次成为寡妇。

    原本的封号是信阳公主,这是因为她的汤沐之地是在信阳。后来嫁给‘萧规曹随’里的那个曹参的曾孙平阳侯曹寿,所以又被成为平阳公主。

    只是曹寿虽然名字里面有个寿字,可却是个短命的。

    曹寿死后,平阳公主改嫁汝阴侯夏侯颇。这位的祖上也是名人,开国功臣夏侯婴。

    夏侯颇也是个短命的,没几年因为犯了重罪而畏罪自杀,就连封国都被撤销。

    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嫁人,就是嫁给曾经自己府邸上喂马的卫青。

    司马迁写的史记与褚少孙写的史记补遗里面记载的平阳公主嫁给卫青的时间不一样,眼下看来还是在卫青成为大将军之后两人就被刘彻撮合在了一起。

    面对手握兵权,又长期率领大军在外征战的卫青,哪怕他是刘彻的小舅子,刘彻也不得不多做一些拉拢与控制的手段。

    “胡人的东西也有好的。”胆量极大,向来是什么都不怕的霍去病,兴致勃勃的拿起一瓶红酒给自己满上“这葡萄酿真是美味,比起那二锅头也是丝毫不差。”

    苏辰垂下目光,摸了摸鼻子。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告诉霍去病,这些红酒都是他从酒厂批发来的,一瓶也不过二三十而已。

    “你喜欢的话,走的时候带几箱回去。”

    对于苏辰的大方,霍去病当即的毫不犹豫的笑纳。他把苏辰当好友,从自己好友哪里获得馈赠,根本就不算个事。

    一旁被苏辰喊来的李敢有些尴尬,他对苏辰的感官很不错,可看看一旁的霍去病与苏辰,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好友。

    桌子上就这么几个人,李敢的神色自然是被苏辰看到。

    苏辰笑着为李敢面前的高脚杯倒满红酒“上次跟你比酒没喝尽兴,今天再来。大家都是酒道之中的同好中人,回去的时候带上几箱,感受下胡人的酒水和咱们的有什么不同。”

    李敢的心情马上就好了起来,大笑着举起酒杯“来,走一个。”

    桌子上十二个菜肴,六荤六素,其中四个是冷盘。

    这些都是苏辰从现代世界找来的食谱,然后集中培训了几个霍去病找来的厨师。

    原材料大部分是当地获取,尤其是肉食。而蔬菜水果则是很大一部分是苏辰从现代世界带过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很多的蔬果这个时候还没有传入大汉。

    因为保质的原因,苏辰不得不在酒舍后面修建了地窖存储室。

    不过苏辰也带来了大量的种子,通过霍去病和卫青,在城外的田地里种植。等到成长期满,就不需要他再送货。

    这里的菜肴之所以被口口相传,被所有人都称之为佳肴,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苏辰从现代世界带来了众多的调味料。

    汉武帝时期,吃菜的调味料最重要的就是三种,食盐糖和蜂蜜。

    也是因为如此,这个时期的菜肴不是咸的就是甜的,要么干脆就是毫无调味可言。

    前些日子苏辰在朔方军中大营的时候,看到的军中饮食,还是霍去病这种中层军官吃的也就是黑不溜秋看不出来什么东西做的酱料。拿着肉块沾了沾就直接扔嘴里的那种。

    相比起现代世界五香十色,堪称百味俱全的美食,那差距真的是地球到月亮那么远。

    现代世界的人,天天吃这些已经习惯了。至少在苏辰吃起来,虽然很可口,但也没什么好激动的。

    可对于西汉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无与伦比的美味了。

    汉朝人好酒,霍去病和李敢都是能喝也喜欢喝的。卫青与平阳公主虽然话语不多,但是酒量也不错。

    苏辰他们几个都是年轻人,几杯酒下肚,酒精上头气氛自然就热闹起来。

    面红耳赤,吆五喝六的拼酒,年轻人旺盛的精力此刻尽显无遗。

    平阳公主面上带着笑意,夹起一大块鲍鱼放在卫青面前的碗里“夫君,这种海味在长安城可不多见。前些年倒是有进贡,可惜路上时间太长都臭了。”

    卫青抹了把修剪整齐的胡须,并没有动筷子,而是轻声询问“陛下托付的事情怎么办?”

    他们夫妇这次应邀来做客,还是带着天子给的任务的。那就是刘彻想要询问拥有大神通的苏辰,能否弄到长生药。

    只要是做皇帝的,就没有哪个不想长生不老的。汉武帝刘彻,自然也不例外。

    卫青对刘彻忠心耿耿,自然是将天子的托付放在首位。

    平阳公主放下筷子,看着正在和霍去病李敢拼酒的苏辰,微微摇头“先等等,等他们喝的差不多了再说。”

    霍去病和李敢,都是能喝的酒桶。自从苏辰大规模向这边输送二锅头开始,他们就不断的喝,酒量自然也是不断提升。

    可就算是他们两个人联起手来,白酒啤酒红酒一起上也不是苏辰的对手。无他,苏辰会作弊啊。

    喝到后面,霍去病站在椅子上手舞足蹈的胡言乱语,一会说自己要策马漠北,把匈奴单于的金帐改装成厕所。一会又说尿急,要去未央宫放水云云。

    被气的面色铁青的卫青,喊来了外面的家将,直接就将霍去病给抬了出去。

    至于李敢,早就喝蒙了出溜在桌子底下,呼噜声打的震天响。

    平阳公主笑着起身“我去照顾去病。”

    等到平阳公主也离开,苏辰就明白,卫青这是要说事了。

    身为大将军的卫青很明显不适合做一个说客,神色有些尴尬的他先是说了几句废话,夸奖苏辰酒量好什么的。之后实在找不到话题,就干脆直接将刘彻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