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杀的就是你
    司马相如,名传千古的渣男,花丛之中的老手,著名的文化人。

    他是个guan迷,花钱买了个武骑常侍的官职,想要在天子身边混个出人头地。

    可惜时运不济,只会耍嘴皮子的司马相如并没有得到汉景帝的看重。之后他就做了一件极为脑残的事情,那就是跑去跟梁王刘武混。

    虽说梁王刘武看重文化人,可他是刘彻父子俩的死敌,跟他混的人能有个什么样的下场,看看李广就知道了。

    guan心极重的司马相如一方面用诗词歌赋邀宠于刘彻,一方面不停的花钱走门路,试图博个出身。

    想要走门路,那花的钱就海了去了。

    司马相如给韩嫣送礼,那都是几十万钱,甚至上百万钱的送。就这样人家韩嫣还不怎么看得上。

    而他司马相如虽然家里有点小钱,可却经不起这种花法,所以很快他就一贫如洗。

    没钱了就要想办法找钱,可他的金主刘武已经挂了,他只能是将目光放在别人的身上。

    而这么一看,就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名为卓文君的女人。

    再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看似凄美的故事背后,是司马相如利用卓文君的钱财出人头地。甚至当他真的飞黄腾达之后,毫不犹豫的就要休妻去迎娶勋贵大臣家的女儿,为日后的更上一层楼做准备。

    不过司马相如实在是没有什么头脑,年轻的时候跟着刘武混,得罪了刘彻父子。中年之后又为了钱财,为长门宫里的陈阿娇写了一篇长门赋。

    长门赋的确是一篇好词,甚至真的勾起了刘彻的缅怀,跑去了长门宫和陈阿娇私会。

    可问题在于,这个时候的陈阿娇是废皇后,真正的皇后是卫子夫。

    这时的卫家已经崛起,司马相如这个搅屎棍子搞的长门赋威胁到了卫子夫的皇后之位,卫家的人能放过他?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原本准备迎娶的勋贵家的女儿没了,花费重金弄到的位置也没了。如果不是刘彻看中他的词赋,说不定连小命也都没了。

    在长安厮混多年,司马相如混的居然还不如景帝时期,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郎官。

    作为渣男,脸皮厚那是必备的能力。

    司马相如转脸就回去找卓文君,还弄出了‘白头吟’‘怨郎诗’‘诀别书’什么的想要继续抱大腿忽悠卓文君打钱。

    只可惜卓才女上过一次当之后,就再也不相信这个渣男的话,让他的骗钱大计一次次的落空。

    手头拮据的司马相如听说东市上新近开张了一家胡人酒肆,生意兴隆,日进斗金。他对此就动了心思。

    在长安城厮混多年,司马相如还是有几个做勋贵的狐朋狗友的。

    他们凑在一起商议一番,就派人去打听这家胡人酒肆的背景。

    苏辰的背景没人能打听出来,因为刘彻亲自下的封口令。而卫青与霍去病,更是不会出面。再加上派过去的不过是个普通的家奴,哪里能打听出来什么隐秘的消息。

    所以,最后到了司马相如他们的耳中就是,这家酒肆没有背景,就是胡人开的店铺。

    既然没有背景,那事情就好办了。

    很快他们就开了一家自认为和胡人酒肆差不多的店铺,然后去挖了几个能做前所未有美味菜肴的厨子过来。

    这天他们正在自己家的酒肆里面尝尝几个厨子的手艺,却被告知被人打上门来。

    先后派出两拨人手出去打发,却是都被人家摆平。

    几杯二锅头下肚,酒精上头的几个人当即亲自出马来会会是何方神圣。

    苏辰面色微微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

    目光看向司马相如的头发“你该换个锡纸烫的发型。”

    自从来到汉朝时空,苏辰已经见惯了名人。名传千古的冠军侯都是朋友,司马相如又能算得了什么。

    苏辰伸手点了点司马相如身后的酒舍“我只问你一句话,从醉月居里挖厨师的,是不是你?”

    喝酒上头的司马相如闻言好奇的打量着苏辰,片刻之后一脸恍然“原来你就是醉月居的胡人东家。”

    苏辰的眉梢颤抖了几下“我只问你一遍,一切后果你自负。”

    如此嚣张的话语,顿时就让司马相如等人面色难看起来。区区一个胡人,也敢在他们的面前放肆,真是有够大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回话的人并非是司马相如,而是一个手中还拿着二十多块一瓶红酒,从酒舍中走出来的男人。

    苏辰笑了“你又是谁?”

    “上大夫,韩嫣。”

    韩嫣的名字非常女性化,可他形象却不是什么阴柔的类型。

    拿着红酒的韩嫣身材很高,容貌非常俊朗,比起现代世界之中的那些小鲜肉们来说,更是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气质。单单是从外表上看,就不是普通人。

    至于他的身份,简单来说就是nan宠,刘彻的nan宠。

    有传言说韩嫣是大名鼎鼎的韩信后人,可实际上他是刘邦分封的韩.国国王韩信的后人,史书上的称呼是韩王信,与那位淮阴候同名。

    韩嫣从小和刘彻一起长大,那关系绝对不一般。

    同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韩嫣的权势很大甚至能够自由出入未央宫。

    苏辰淡淡的询问“这么说,他们背后的指使者就是你了?”

    韩嫣在刘彻面前受宠,可他也仅仅是知道苏辰因为在出击匈奴的战争之中立下了功勋,被封为辰候。却并不了解苏辰拥有强大法术,被刘彻极为看重的事情。

    韩嫣爽朗的笑着“我听说东市上有一家日进斗金的胡人酒舍,就好奇的找人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你那几个会做佳肴的厨子都没签过身契,当然就顺手挖过来了。你自己做事不谨慎,还能打上们来,怪在我的头上不成?”

    不用说也知道,为韩嫣提供消息的就是司马相如了。

    司马相如只是个郎官,他的狐朋狗友也仅仅只是勋贵家的庶出子弟,不找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出面兜底是不行的,所以他就拉来了韩嫣。

    没人会嫌钱多,韩嫣也一样。醉月居可怕的吸金能力,谁看着都会眼红。

    苏辰笑了,伸手从一旁的伙计手中拿过一杆军阵中用的铁矛“找到正主就好。”

    韩嫣眯起了眼睛,神色有些不自然“你自己不用心,如何能怪罪在别人头上?我挖了你的厨子,你也打伤了我的人,大不了我再赔偿你些财货,此事就此揭过如何?”

    虽然受到刘彻的宠信,可韩嫣的身份毕竟是上不得台面。

    而在他看来,苏辰是因为战功获封候的军中之人,与长安城里那些混吃等死的勋贵子弟们不一样,所以就想着息事宁人。

    苏辰掂了掂手里的铁矛,目光微冷“你的遗言说完了没?”

    韩嫣神色大变,猛然后退就准备躲进酒舍之中,同时大喊“你敢杀我?”

    苏辰微微一笑,扬起手中的铁矛,上前一步狠狠的投掷出去。

    “杀的就是你!”

    高速移动的铁矛带着凄厉的呜鸣声响,转瞬就刺穿了韩嫣那魁梧的身躯。

    强大的惯性带动韩嫣的身躯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酒舍大门旁的立柱上。

    这力道的是如此之大,甚至让铁矛深深的凿入了立柱之中,将韩嫣整个人给钉在了立柱上。

    狂喷着鲜血的韩嫣,目光涣散。颤抖着手死死握着铁矛,试图将其从自己的胸膛之中拔出来。

    只不过,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四周的人全都看懵了,谁也没有想到苏辰居然敢对天子近臣,极为受宠的韩嫣下死手。

    身形不俗的司马相如直接瘫倒在地,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宽大的衣襟下已然是一片水渍。

    “疯了,真是疯了。”

    韩嫣的求生欲很强,身体素质也不错。被铁矛穿胸,也依旧是拼命挣扎了好一会儿。

    也就是喝杯茶的时间,韩嫣终于坚持不住,缓缓低下了头,双手也是无力垂落。在他的脚下,已经是汇聚了一团血泊。

    苏辰面色平静的拍了拍手,出声嘱咐一旁看傻了眼的掌柜“那几个叛逃的厨子,你们去处置。还有这几个...”

    伸手指了指已经快被吓晕过去的司马相如等人“打断双腿,作为警示。”

    掌柜并非军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