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卓文君
    卓文君很漂亮,是非常有气质的那种,并非娇艳如花。

    她父亲是蜀地巨商卓王孙,是这个时代全天下最大的私人冶铁商人。

    卓王孙虽然有不少儿女,可在生意方面最出彩的却是卓文君这个女儿。如果不是时代观念的制约,他的生意说不定就会全都交给卓文君打理。

    同样也是因为太过出色,卓王孙的几个儿子联合起来放逐了卓文君,只分给了她一小部分的财产。

    就是凭借着这一小部分的财产,卓文君迅速发展起来成为知名富婆。手下掌管众多家仆工匠,气度方面与寻常女子绝然不同。

    当然,也是因为太过有钱,才会被司马相如这个渣男给盯上。

    看到苏辰过来,卓文君起身行礼“民妇卓文君,见过君候。”

    苏辰摆摆手,拉了张椅子坐下“不用客气,请坐。”

    管家端上来了茶水。出于商人的本能,卓文君看到看着瓷碗之中载起载浮的茶叶,心头大动。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绿茶红茶乌龙茶,有的就是一种团茶。

    黝黑成团,喝的时候掰下一块扔水里,还要添加油盐蜂蜜香料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那种滋味,反正苏辰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兴趣。

    苏辰本人不怎么喝茶,之所以弄这些几十块钱一斤的茶叶沫子过来,是因为受到了影视剧的影响,以为这里的人都是喝这样的。

    做做样子,端起茶杯抿上一口,苏辰开口“夫人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卓文君垂下目光“民妇恳请君候高抬贵手,放司马相如一条活路。”

    上次挖厨师的事情,在苏辰看来已经是了解了。

    不过这世界并非围着苏辰一个人转,其他人也都不是NPC,后续的事情发展自然是有的。

    亲信的宠臣韩嫣被杀,刘彻并没有像是许多人所想的那样勃然大怒,反倒是把被打断了腿的司马相如与几个勋贵家庶子都给关进了廷尉大牢。

    所谓的宠臣又能算得了什么,哪里能和刘彻心中的长生大计相比。

    刘彻一直想着要感化苏辰,好让他能为自己带来长生药。

    所以,韩嫣死了就被草草收拾埋掉。而作为同伙的司马相如等人则是等候处置。

    廷尉府向来都是以出酷吏而著称,张汤,宁成,义纵,杜周等人哪一个不是威名赫赫,能止小儿夜啼的狠人。

    进了廷尉府的大牢,那基本上就和等死没什么区别了。

    勋贵庶子的家人绝对不会为了他们去向天子求情,全当他们早就已经死了不闻不问。

    而司马相如这边,却是求到了卓文君的面前。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早就形同路人,之所以没有和离,纯粹是因为名声以及家产分割上的考虑。

    至于她为什么要来解救司马相如,完完全全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要知道卓文君之前做过一次寡妇,如果这次司马相如死在大牢里,使她再次成为寡妇的话,哪怕汉时民风再开放,对卓文君来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她的那几个没什么本事却不安分的哥哥,可是垂涎她手中的产业很久了。

    苏辰笑了“这事你该去找廷尉衙门,找我干什么啊?人又不是我抓的。”

    卓文君看着他“找过了,人家说要等你的意见。”

    苏辰撇嘴,明白刘彻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可问题在于,他是真的没有。

    也就是现在刘彻还算年轻,远没有到急需长生药的地步,所以手段什么的都很温和。这要是到了七八十岁眼看着不行了,那真的是什么手段都能用的出来。

    苏辰笑着“没有那个本事,却有了那个胆量。他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才是。”

    卓文君心中也是恨的不行,司马相如简直就是她命中的灾星。

    以往是为了名声,避免被几个哥哥插手自己的产业才维持着表面上的貌合神离。可没想到这魂淡居然又招惹了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这次的风波过后一定要把这个愚蠢的无药可救的家伙一脚踹开。

    卓文君再次起身,向着苏辰行礼“还请君候开恩。”

    苏辰摩挲着下巴,目光古怪“我能有什么好处?”

    卓文君发愣,她没想到苏辰这么直接。

    她本想出钱,可一想到苏辰的醉月居日入斗金,估计是看不上区区钱财。

    随之又想到了自己手中的冶铁技术,可这是她与她的家族最大的依仗,怎么可能为了那个渣男交出去。司马相如可没这么值钱。

    最后,她想到了自己。

    “还请君候自重,民妇并非寡廉鲜耻之人。”

    苏辰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我看你挺会做生意的,想找你为我管理生意。”

    收了秦玥曦一辆价值几百万的超跑,苏辰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要过上更好的生活,需要大量的财富,赚钱就成了头等大事。

    想要赚钱,汉朝的黄金是他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苏辰自己需要来回跑,有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做,精力方面实在是忙不过来。

    他早就想找个有能力的人帮忙,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现在卓文君这么一位史书有载的著名女商人主动上门,当然是不能放过。

    “我想请你做我的职业经理人。”苏辰沉默两秒“我名下所有的产业和生意都可以交给你打理,每年利润的一成作为你的酬劳。”

    卓文君眼眸一亮,心头转动之下所想的就是苏辰那家极为火爆的醉月居,以及大量敞开供应的美酒二锅头。

    醉月居日进斗金是不错,可那二锅头对于嗜好美酒的长安人来说更是哄抢的佳酿。

    这两份生意要是能握在手中,对于那几个咄咄逼人的哥哥,也就有了更多的应付余地。

    想了想,卓文君出于商人本性的询问“醉月居如此受欢迎,是否当在全国开店?二锅头是否也可卖向各地?”

    苏辰笑了“醉月居走的是高端消费路线,全天下消费能力最高的人都在长安城里,全国开店没有什么意义。至于酒倒是可以卖,如果能够通过丝绸之路卖到国外去就最好。”

    现在苏辰向这个时空大量提供的货物就是酒水了,这些高度数的蒸馏酒非常受欢迎。甚至就连十几二十块的红酒也是被当做高档葡萄酿受到追捧。这些红酒可是用玻璃瓶装的,这年头被认为是琉璃的玻璃瓶可是极为昂贵。

    苏辰笑着“既然你同意了,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后续的事情你找这里的掌柜交接,所有的货物都在仓库放着。你要是能拓展收入来源,只管放手去做。”

    起身准备离开之前,苏辰想了想开口“那种男人该踹开的时候就踹开,谁也不知道以后他还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卓文君有点懵,自己只是顺着话头说了几句,还没做决定呢,怎么弄的好像什么都定了似的。

    这位辰候也是奇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居然如此信任自己,将偌大的家业交在自己的手上。若是自己上下动手脚倾吞,他就不知道心疼?

    卓文君不认识苏辰,可苏辰却是认识她。

    名传千古的著名才女加大商家,这样的人才当然值得信任。

    这年代的商人信誉非常好,所谓百年老店全都是一代代人用生命维护下来的信誉,要是毁了信誉,那才是什么都完蛋了。

    而且苏辰也不担心被人挖墙脚,卓文君要是敢黑他的钱,他不但要成倍的追回来,到时候就连人都不会放过。

    廷尉大牢,也就是后世朝代的天牢。

    进了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站着进去,横着出来。

    强横如周亚夫他老子,做过宰相,在平定诸吕,再造刘氏天下的时候喊出‘为吕氏者左袒,为刘氏者右袒。’之话的周勃,进了廷尉大牢也是感慨说了句‘今日始知狱卒之贵’的话。

    由此可见,廷尉大牢在天下人的眼中是多么恐怖的一个地方。

    不过与外人所想不同,廷尉大牢内并非是污秽不堪,到处都是鲜血,残肢断臂满地都是。相反,这里还是比较整洁的。

    除了光线昏暗,空气浑浊之外,廷尉大牢里的环境还行。当然了,对于住在里面的人来说,环境什么的真不重要。

    关进廷尉大牢里的人有两种,一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