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箭法如神
    “一对九。”

    “过。”

    “一对二。要不住是吧,三四五六七,一对王炸。我赢了,掏钱!”

    神采飞扬的苏辰大笑着对霍去病和李敢晃着手“承惠,王炸翻倍,每人十金。”

    黑着脸的霍去病和李敢,从一旁的案几上拿起金豆扔给苏辰“再来!”

    苏辰笑呵呵的将金豆收起来,熟练的洗牌“玩斗地主的诀窍就一句话,只要胆子大,底下全是炸。你们两个瞻前顾后的不敢当地主,靠擦皮鞋想赢钱,做梦呢。”

    脸黑的跟锅底似的霍去病,拿起一旁案几上的啤酒瓶狠狠的吹了半瓶“你别嚣张,今天非把你赢的当裤子不可。”

    苏辰熟练发牌“别说我欺负你们俩,说到智商这个东西,你俩不行。”

    霍去病和李敢都被苏辰气的哇哇大叫,捋着袖子要和苏辰斗到底。

    等到卫青府上的管家来请他们去吃饭的时候,铁青着脸的霍去病和李敢,搓着光溜溜的肩膀,低着头走了出去。

    他们连外套都输给了苏辰。

    这里是卫青的府邸,霍去病是住在他舅舅家里。今天是苏辰找到李敢过来做客,闲来无事就教他们玩斗地主,顺便赚点零花钱。

    “陛下决心出击匈奴。”吃饭的时候霍去病一脸兴奋的对苏辰挤眉弄眼“我和李敢都要随军出征。”

    旁边的李敢也是笑的合不拢嘴,还主动为霍去病倒酒“我被分在了去病麾下为校尉,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两个小伙子狠狠的砰了酒杯,一脸豪迈的拼酒,绝对是一副好基友的形象。

    苏辰脑海中向着史书上霍去病一箭射死了李敢,再看看此时他们两个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心中的感觉异常古怪。

    还真是穿的一条裤子,连外套都输掉的李敢此时穿的的确是霍去病的衣服。

    回想史书上的记载,被封为骠姚校尉的霍去病的确是这个时候随卫青出击漠南,以八百人击杀两千匈奴,因两次功冠全军,受封冠军侯。

    而李敢也的确是在霍去病的麾下效力。

    苏辰心中感慨“你的好日子到了。”

    霍去病不明所以,愣愣的看着苏辰。

    苏辰端起了酒杯“我先预祝你此次马到功成,获封军候。”

    “好!”霍去病一拍桌子,端起酒碗咣咣喝光“值此大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你去不去?”

    苏辰点头“自然要去,你们要是遇到危险也别怕,我随时会出现。”

    有一个时空信标被安置在霍去病的身上,苏辰的确是可以随时出现在他的身边。

    气氛热烈的吃吃喝喝,苏辰叹气询问“这次大军出征,就没有什么需要的物资?想要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没有我弄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量大从优。”

    霍去病苦笑着放下酒碗“天子的意思很清楚了,他只想从你那里得到长生药。”

    苏辰摇头“这个没有真没有,我自己都想要。”

    一旁的李敢已经喝的迷糊了,大着舌头想问两句什么长生药,可旁边的霍去病端起酒碗,他就把这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

    霍去病俯身过来,压低声音“天子好像知道你在收罗黄金,私下里说过,只要你能弄来长生药,皇宫之中的黄金随你取。”

    苏辰叹气,端起酒碗喝起了闷酒。

    “匈奴人也有黄金。”一旁的李敢大着舌头出声“听说他们还有什么祭天金人,你想要黄金,抢了这祭天金人就是。”

    苏辰想了想,觉得也不是不行。

    祭天金人是霍去病两年之后出征河西的时候,灭了休屠部落抢走的。

    至于这个祭天金人是个什么形象,是不是真的黄金铸就,班固和司马迁在史书上都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记载。

    说不定真的是纯金做的。

    苏辰放下酒碗,用力的一拍桌子。

    “那就去抢!”

    元朔五年秋,匈奴万骑入代郡,杀都尉朱英,掠夺人口千余而走。

    汉天子刘彻勃然大怒,派遣大将军卫青率大军出塞征讨匈奴。

    漠南,就是蒙古大沙漠以南,云中与朔方以北地带。这里是匈奴传统王庭所在地。

    “大单于。”穿着皮袄的休屠王走进王庭,向匈奴单于伊稚斜行礼“听那些商人说,汉家天子派了大军过来。”

    伊稚斜,老上单于之子,军臣单于之弟。

    两年前,军臣单于死后,当时还是左谷蠡王的伊稚斜发兵打败了军臣单于的儿子,也是他的侄子于单,夺取了匈奴的王位。

    几个月之前,他的儿子右贤王且鞮侯入侵朔方郡,却被卫青的大军击败,就连且鞮侯都给汉军给抓了回去。这让自认为大丢面子的伊稚斜异常恼火。

    抽调兵马,聚集兵力之后,派出一支万骑入情代郡,烧杀掳掠就是为了引汉军出来报仇。

    历史上这次战役之中,匈奴人的确是取得了一些战果。伊稚斜亲自率领数万骑兵包围了一支三千余骑的汉军偏师,汉军几乎全军覆没,并且迫使汉军主将赵信投降。

    不过这次,历史的走向已经发生了转变,因为苏辰来了。

    王帐内富丽堂皇,到处都是南边来的华丽器皿,地上铺就着厚厚的羊绒地毯。

    斜靠在卧榻上的伊稚斜,端着手中用月氏王的头颅做成的酒杯,冷冷询问“敌军几何?将主是谁?从何处出兵?”

    休屠王愣了下,挠着乱蓬蓬的头发“这个还真没问,我去问问那些商人。”

    “不用了。”伊稚斜摆手“先不说他们知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会说不知道。”

    “他敢!”休屠王瞪眼“我宰了他们!”

    “哼。”伊稚斜冷笑一声“宰了这些商人,你帐篷里的那些精美器皿,佳酿美酒。你妾侍们喜欢的绫罗绸缎哪里来?你要是有本事打过长城去长安城抢,那你就尽管去杀。”

    大汉与匈奴之间的关系早已经彻底破裂,两国交锋不断,互相杀戮极为惨烈。

    可在两国之间做生意的商人们,却并没怎么受到影响。

    匈奴人需要这些商人运来供贵人们享用的绫罗绸缎,美酒器皿。普通牧民需要食盐粮食,各种铁器。

    而大汉也需要商人们从草原带回来的牛羊马匹,各种毛皮以及刺探来的匈奴情报。

    两边都有需求的情况下,都是默认了这些商人们的行动。

    休屠王不说话了,他要是有本事率领本部落杀到长安城去,早就掀翻伊稚斜自己干单于了。

    而且要是没有了汉地贩卖过来的美酒,他能郁闷死。喝了汉地火烧一般的美酒,草原上的马nai酒,西域的葡萄酿什么的都变得毫无滋味可言。而且他帐篷里的那些妻妾们,如果没有了南边的绫罗绸缎与各种精美头面,烦都能把他烦死。

    伊稚斜放下酒杯,直起身子在卧榻上坐直“既然汉军来了,那就召集各部准备引战!”

    休屠王大声高呼“谨遵大单于令!”

    定襄郡以北,长城之外。

    率领本部兵马在草原上一条河流边安营扎寨的霍去病正在检查马匹的情况,见到苏辰突然从自己的帐篷们走出来,当即上前抱怨“你让我帮忙带着的都是什么鬼东西,死沉死沉的拖累行军速度。”

    苏辰笑着摆手“等用的时候你就明白了,这可是大杀器。”

    经历了兽人一战之后,苏辰已经受够了自己赤手空拳对抗数量众多敌人的苦头。这次从长安城出发之前,特意让霍去病把他从现代世界买来的武器弹药全都带上。等到开战的时候,绝对会让匈奴人大吃一惊。

    这次苏辰并没有随军同行,他可不想再马背上颠簸两千里路,这段时间都是待在现代世界,等到霍去病他们出塞了,这才过来。

    至于苏辰能够瞬息千里的能力,霍去病见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

    身披铠甲的李敢走了过来打趣“你倒是选了好时候,正准备吃晚饭。”

    这支骑兵有八百人,是霍去病单独领军,走在卫青的主力部队前方大约二百里的位置。简单来说就是前哨侦查兵。

    “那还等什么。”苏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副扑克牌“快点吃饭,吃完了我们来玩几把。”

    霍去病与李敢看到扑克牌,同时黑了脸。

    他们倒不是在乎军中不可耍钱的军规,这又不是大将军所在的中军,安 >>

    <center>(本章未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