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见了鬼了
    柳江权在一旁权衡利弊,知道今日这哑巴亏是吃也要吃,不吃也要吃,因此上前一步,灼灼地盯着花千树:“今日慕青鲁莽,多有得罪,江权在此替她赔罪。待到明日,定然备下薄礼,再行登门致歉。”

    花千树一阵心虚,低垂下头,不敢抬脸。

    夜幕青自然不肯吃亏,当着众人的面,就冲着柳江权怒气冲冲地训斥:“什么叫我鲁莽?分明是她故意栽赃!你怎么还低声下气地向她道歉?”

    两个刁蛮的丫头吵架,旁边劝架的两个男人倒是遭了殃。

    凤九歌这时候倒是懂得见好就收,否则一会儿这残局没法结尾。她摆摆手:“罢了罢了,慕青郡主高贵,我承受不起。今日之事,我就大人大量,不再追究了。”

    说完不给夜幕青反驳的机会,一拽花千树的手:“我们回去吧,今日真的丢死人了。”

    花千树情知柳江权定然是看穿了自己的把戏,忙不迭地跟在凤九歌身后,分开众人,出了大殿。

    身后夜幕青犹自不依不饶,气愤地喋喋不休。

    凤九歌头也不回,一路疾走。

    待走到外间僻静处,方才放下遮面衣袖,拍打着心口:“哎呀,吓死我了,多亏了我机智,否则一定大难临头。”

    花千树见她脸颊一片粉嫩,果真安然无恙,就知道她适才就是在演戏:“怎么了?看你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至于么?那夜幕青敢将你怎么样?”

    凤九歌左右张望两眼,方才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压低了声音:“谁怕她夜幕青来着,你是不知道,我适才见了鬼了!”

    “见鬼?”

    凤九歌点头:“我适才竟然见到他了,他怎么会进宫呢?”

    “哪个他?”花千树看她那一脸心虚,诧异地问:“你说的,应该不会就是那个被你下了泻药的年轻人吧?”

    凤九歌艰难点头:“就是他!你想,他适才若是认出我来,我不就完蛋了?”

    难怪她适才一直遮掩着脸,不肯露面,原来是因为此事。可怜夜幕青被冤枉了一个打人的罪名。

    花千树不仅哑然失笑:“七皇叔那样冷寒的一个人你都敢讨价还价,这世间竟然还有你凤九歌害怕的人,果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只可惜,适才我没有留心,否则一定要见识见识,那是怎样的英雄人物,又是哪个府上的公子哥。”

    凤九歌惊魂稍定:“无论如何,反正这里我是不能待了,必须马上出宫。你自己好生保重吧,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护不住你了。”

    说完转身就走。

    花千树明白,大殿里自己是进不得了,那柳江权分明就是认出了自己,怕一会儿再生什么是非。更何况,主子走了,自己再回去,那也不合适。

    可是拍拍屁股走人,她又不敢,毕竟,她可是奉旨进宫。万一太后娘娘一会儿问起来,自己不在,岂不是对她老人家不敬?

    一时间有点为难。

    “那我怎么办?”

    凤九歌自顾逃命要紧,哪里还顾得她,头也不回:“问七皇叔去!”

    花千树懊恼地自鼻端轻哼一声,一时间垂头丧气,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走。

    刚走了几步,就有小太监笑眯眯地迎上来,冲着她点头哈腰:“敢问这位姑娘可是花夫人?”

    花夫人的称呼有点陌生。

    花千树一怔,浓黑的眉毛跳了跳:“正是。”

    “夜宴已经开始了,七皇叔命奴才过来知会您一声,您送走九歌郡主之后,便去偏殿里稍候片刻。”

    花千树顿时就如释重负。

    七皇叔这是了解她的两难处境,提前做了安顿,可以不用到夜宴之上,生出什么是非来。

    她颔首道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