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25章 恶客临门
    “虽然跟你们做交易的人是我父亲,但身为儿子,我确实有义务替他还债,所以凌兄尽管放心,该给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

    见车厢里的气氛逐渐紧绷,苏啸天突然展颜一笑,冰冷之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我说的不是钱,而是银河军工集团的股份。”

    凌飞羽丝毫不买账,语气淡漠而疏离:“苏兄,为了帮助你父亲,无极门损失了一个隐堂长老,还因此得罪了一个化劲巅峰的敌人,这种事并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

    “银河军工集团的股份?”

    苏啸天眯起眼睛:“凌兄,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凌飞羽调整了一下坐姿,翘起二郎腿,斜眼看着苏啸天:“你父亲答应过我们,只要无极门支持他,那么他就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作为报酬,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何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站在他那一边?”

    “是吗?”

    苏啸天神情不变,似乎没有感受到凌飞羽眼中的寒意:“我对此事毫不知情,也许我父亲真的承诺过,但他现在已经死了。”

    凌飞羽冷笑道:“看来苏兄是打算不认账了?”

    “这样吧,凌兄,等你们解决完与林重之间的恩怨,我们再找个地方推心置腹的谈一谈,如何?”

    苏啸天心念电转,最终还是选择了退让。

    他虽然不怕凌飞羽,可也不想跟对方撕破脸,毕竟凌飞羽不但本身实力强大,而且背后还有无极门作为靠山。

    苏家或许可以与无极门分庭抗礼,然而他不行,所以面对凌飞羽的咄咄逼人,以退为进才是上策。

    经过苏云海之事,苏啸天明显成熟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般自视甚高、目空一切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任性的本钱。

    “也好。”

    凌飞羽盯着苏啸天的脸看了半晌,移开视线,淡淡吐出两个字。

    程锋、徐真、徐淳三人暗中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隐约觉得,这趟找林重报仇的任务估计会很不顺利,从苏啸天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车厢里回归平静,五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凯迪拉克继续向前行驶,十几分钟后,一幢别墅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这幢别墅占地足有数百平米,分为上中下三层,充满浓郁的炎黄风格,通体由青砖砌成,歇山式屋顶之上,青灰色瓦片如鱼鳞般整齐排列,整体造型显得古典而大气。

    别墅外围,竖立着一圈钢铁栅栏,栏杆间距仅有巴掌宽,高度超过了两米,顶端打造成箭头状,细长锋利,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当然对武道高手毫无用处。

    “就在这里停下。”苏啸天转头对司机吩咐道。

    “是,少爷。”

    穿着黑色西装的司机踩下刹车,将凯迪拉克停在距离别墅百余米外的马路边。

    “那幢别墅就是林重的住处,如果情报无误,他目前应该在里面养伤。”

    苏啸天转向凌飞羽,用温和的语气道:“凌兄,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接下来的一段路,请你们自己走过去吧。”

    凌飞羽看都不看苏啸天一眼,打开车门,迈步而出,没有任何停顿和迟疑,径直向不远处的别墅走去。

    程锋、徐真、徐淳三人跟在凌飞羽身后,俱都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他们行走的速度似慢实快,仿佛缩地成寸一般,短短数秒就来到别墅外围,一道由钢铁栅栏构成的大门挡在前方。

    突然出现的四个陌生人,立即引起了黑衣女孩们的注意。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等八名黑衣女孩作为苏妙的贴身护卫,苏妙去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可以说是寸步不离。

    除非遇到紧急情况,她们一般都采取轮班制,白天四人,晚上四人,每隔六小时换一次班,此刻负责保护别墅的人正是琴、棋、诗、酒。

    “诗,进去通知小姐,说有客人来了。”琴双眼紧紧盯着凌飞羽,面无表情道。

    凌飞羽并未遮掩自己的气息,在四名黑衣女孩的感知当中,他犹如一头洪荒巨兽,散发出恐怖的压迫感。

    程锋、徐真、徐淳的气息虽然也极为强大,可是跟凌飞羽一比,就显得黯然失色,完全没有可比性。

    “明白。”

    诗脚下一点,闪身进入别墅。

    包括琴在内的另外三名女孩则抽出手枪,遥遥对准栅栏外的凌飞羽、程锋等四人,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

    不过,哪怕被手枪指着,凌飞羽依旧气定神闲,镇定自若。

    他停下脚步,双手背负在后,嘴角挂着从容的微笑,目光从三名黑衣女孩脸上扫过,忽然毫无征兆地抬起一脚,穿在大门上!

    “轰!”

    一声巨响。

    由钢铁栅栏构成、至少重达数百公斤的大门,被凌飞羽踹得扭曲变形,朝内飞跌而出,将平整的草地搅得一塌糊涂,一直滑出七八米才缓缓停下。

    琴、棋、酒三人身经百战,反应极快,就在凌飞羽踹飞大门的同一时刻,她们已经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砰砰砰砰!”

    七八颗子弹脱膛而出,在半空划出不同的飞行轨迹,射向卓然而立的凌飞羽。

    凌飞羽双脚牢牢钉在原地,就像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上半身左摇右晃,做出种种超越人体极限的动作,将那些子弹尽数躲过。

    突然爆发的巨响和枪声,惊动了别墅里的林重等人。

    林重倏然起身,由于动作太大,牵动了胸膛和腹部伤口,登时一股剧痛传入脑海,然而他连眉毛都没颤动一丝。

    苏妙的反应比林重稍慢,但也很快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黛眉紧蹙,转头望向窗外:“怎么回事?”

    静立一旁的雪乃举起太刀村雨,挡在林重和苏妙身前,原本天真无暇的小脸,瞬间布满惊人的杀意。

    别看她在林重面前人畜无害,本质上仍然是一个经过残酷训练的精英忍者,厮杀和战斗的本能几乎刻进了骨子里。

    就在这时,前来报信的诗掠进客厅,向苏妙躬身道:“小姐,外面出现了四个陌生人,似乎来者不善,请立即转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