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都市之兵王归来》正文 1666.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众相
    这个名为霍冷梅的中年女性非常聪明,根本不用林重开口,就主动表明了立场和态度。

    林重盯着霍冷梅的脸庞,眸光沉凝,若有所思。

    林重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顺利,对方完全没有跟他商量条件,更没有东拉西扯、推三阻四。

    但是,对方愿意提供帮助,却不代表他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欠的人情一定要还。

    “谢谢。”

    林重沉默片刻,视线扫过霍冷梅身后的那些广寒派弟子,放缓语气道:“以后广寒派如果碰到麻烦,可以来找我。”

    霍冷梅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知道自己做对了。

    “是,阁下!”

    她干脆利落地吐出三个字,然后便不再多言。

    站在旁边的澹台明月神情尴尬,有些进退两难。

    天可怜见,他只是想和林重打个招呼而已,哪料到会听见这样一桩大事。

    幸好林重并未让澹台明月难堪太久,直截了当道:“澹台先生,在投票结束之前,此事希望你能暂时保密。”

    “请放心,我保证守口如瓶!”

    澹台明月松了口气,立即向林重作出保证,他唯恐林重不满意,又转向跟着自己的那几名阴阳宗真传,厉声道:“无论你们刚刚听见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准往外泄露半个字,否则门规处置!”

    那几名阴阳宗的核心真传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师兄如此严厉的样子,俱都噤若寒蝉,点头如捣蒜。

    站在霍冷梅身后的广寒派女弟子们反倒自然得多,七八双美眸忽闪忽闪地望着林重,充满尊敬和好奇。

    随着林重横空出世,如彗星一般飞速崛起,他在这些年轻武者中间,不知不觉具备了崇高的威望。

    “阁下,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澹台明月一脸恭敬的对林重道。

    林重表情平淡地摇了摇头。

    澹台明月又抱拳一礼,随即带着阴阳宗的真传们快步离开。

    霍冷梅则选择林重附近的位置坐下,她行事极有分寸,明白自己跟林重还不熟悉,因此并未随意攀谈。

    冯南看了霍冷梅一眼,偷偷朝林重竖起大拇指。

    “做得好!”她用口型道。

    林重只当没看见,继续闭目养神。

    此时已有不少武者陆续进入大厅,无一例外,全部是化劲层次以上的高手,化劲以下根本没有参加这种会议的资格。

    在那些武者当中,好几个跟林重打过交道。

    比如西海派掌门狄云城、赤城派掌门燕冬月、洪拳门门主欧阳淳,以及仓州陈家的家主陈御龙、碧港城通背派掌门许德昭、翼虎武馆馆主李天雄等等。

    他们与林重的关系或远或近,有的甚至仅仅见过一面,但是俱都主动开口打招呼,不敢有丝毫怠慢。

    无论何时何地,丹劲大宗师都是当之无愧的焦点。

    林重一一点头回应,礼节方面无可挑剔。

    时间飞速流逝,大厅内的武者越来越多,宝林派、如意门、曜日宗、东华派、无极门、天龙派、真武门相继抵达。

    除百鬼门以外,十大隐世门派尽数到齐。

    其中,真武门、天龙派由吕归尘和萧狮潼亲自带队,两位超级大佬的突然现身,登时引起强烈的轰动。

    萧狮潼面无表情,径直率领天龙派诸人走向大厅最前方。

    吕归尘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放缓脚步,和武者们客套寒暄,让这些平时独当一面的强者们感到受宠若惊。

    “啧啧,真能装。”

    王红符不屑地撇了撇嘴。

    “副掌门,请慎言。”坐在王红符旁边的某位东华派长老吓了一大跳,唯恐她口无遮拦,闹出幺蛾子,赶紧低声劝道。

    “怕什么?”

    王红符怫然不悦:“黄长老,你怎么武功越高,胆子越小?当年那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少年哪去了?”

    已经人过中年的黄长老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半晌,他才勉强憋出一句:“少年总会长大的。”

    王红符表情古怪,盯着黄长老日渐稀疏的头顶,幽幽道:“你长大了,也秃了。”

    黄长老登时如遭雷击。

    另一边。

    曜日宗副宗主许威扬与无极门副掌门宫元龙并肩而坐,不时窃窃私语,唯恐别人不知道两家已经结盟。

    “许兄,咱们的协议你别忘了。”宫元龙阴沉道。

    “我没忘。”

    许威扬摆摆手,不动声色道:“宫兄,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付一位大宗师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我甘愿承担巨大风险,背着师兄跟你们合作,就是为了取那个小王八蛋的项上人头,替飞羽报仇雪恨。”

    宫元龙咬牙切齿道:“他每多活一天,我就多难受一天,假如你们办不到,我还不如去找其他人!”

    “杀人很容易,问题是,如何才能不留后患。”

    许威扬双手拢在宽大的袍袖中,慢条斯理道:“宫兄,别怪我给你泼冷水,事到如今,你再找其他人还有用吗?除了我们,你还能依靠谁?谁有那个能力帮助你?”

    宫元龙闻言,脸色阴晴不定。

    “要想成就大事,必须保持耐心。”

    许威扬眯起眼睛,瞳孔深处闪烁着玄异的光芒:“仇恨就像酒,储存的时间越长,滋味就越醇厚。”

    宫元龙被说服了。

    说服他的不是许威扬,而是自己的心。

    宫元龙深吸口气,点头道:“好,我就再等等。”

    当许威扬和宫元龙低声交谈的时候,白衣如雪、相貌俊秀的赵乘龙坐在后排,眼帘低垂,不动如山。

    虽然赵乘龙气质颇为内向,并且神情腼腆,但身上那股恐怖的气血波动,却如黑暗里的火把一样鲜明。

    “曜日宗居然又冒出一位大宗师?”

    “看起来好年轻,他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打听过了,他叫赵乘龙,是曜日宗的核心真传,一直被曜日宗作为秘密武器雪藏,直到最近才出关。”

    周围的武者们交头接耳,对着赵乘龙指指点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