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秘图(1)
    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开始的时候,还是“噼里啪啦”的,零星有些雨点打在窗上,但过了一会,便是“哗哗”作响,门窗被雨水冲刷的声音,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天空好像塌了个洞一样,大雨倾盆而下,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周围人都静静地看着两人描地图,风疏竹又转头看了看屋外,道:“如此狂风暴雨,就算剑仙也无法行路,看来这店主一时半刻怕是回不来了。”

    众人闻言,知道风疏竹所言是两人大可详细慢慢描图,不必担心店主回来阻拦。

    段婆婆也转头看了看屋外,道:“想不到如此深秋季节,居然还有这般大雨。”说话的语气中隐约透露出一丝庆幸。

    风疏竹的目光顺着易丁甲的笔尖在移动,口中又低声道:“究竟是什么人,会将一家酒肆建在这如此人迹罕至之处,难不成不是为了赚钱做生意吗?”他的声音很低,好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别人听。

    段婆婆想了下,道:“风少侠如此一说,倒是提醒了老身,方才在后厨做饭时,居然没有见到一只酒坛。”

    话刚说完,风疏竹吃疑起来,即便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水凌月,也是将目光转向段婆婆,一双冰冷的眸子也是眨了又眨。

    此时楚晴本是蹲着身子在仔细看小九描图,闻言也站起身来,向前走了过来,加入谈论道:“不会是店主把酒喝光了,然后去很远的地方买酒去了吧。”

    风疏竹闻言笑了下,道:“此种情况也许真的存在,但按常理却是十分不可能。”

    楚晴想了下,又道:“有什么不可能呢?能将酒肆建在此地,已非常人想法。”说着转了转眼珠,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将目光转向厨房,道:“会不会店主把酒藏在了什么地窖里,我们还是没有仔细寻找过的。”

    风疏竹想了下道:“这个想法很不错,我们确实需要仔细看看,也许这店里还有别的秘密。”

    楚晴点了下头,选了一盏看上去明亮些的油灯,转身奔向厨房去了。

    听闻是去厨房里找酒坛,小胖熊袋袋自是转身就跟了过去,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几次险些要超过楚晴,跑到前头去。

    风疏竹,水凌月与段婆婆,也是心领神会,各自奔着一个方向,慢慢走开,上下细细查找起来。

    一会工夫不到,三人已将店内上下看了个遍,不用分说,自是一无所获,三人重新回到易丁甲与小九身旁,见二人已是将要描绘完。

    突听楚晴兴冲冲地,从厨房跑出来,手中拿了个很奇怪的东西,边向众人走过来,边道:“风大哥,你看这是什么?”

    风疏竹转头接到手中看了看,笑道:“这是一种装水用的羊皮袋,在大漠中远行必须要用的。”

    楚晴又拿回那羊皮袋,仔细看了看,道:“这大漠里的人还真奇怪,为何用羊皮做装水口袋。”

    风疏竹笑道:“大漠十分酷热,羊皮袋能很好地隔热又透气。倘若用其他物件装水,很容易就臭了。”

    听风疏竹如此解释,楚晴恍然,又将手中的羊皮袋仔细翻看了一番,不时用双手用力压了压紧。

    中原如此难见的物件,就是一直未开口说话的水凌月也是多看上了两眼。

    这时突然听易丁甲发出一声:“哎呦。”然后站起身来,用力捶了捶后腰,接着呻吟道:“累煞老朽了,终于描完了。”

    风疏竹伸手轻轻扶了下易丁甲,笑道:“辛苦前辈了。”

    话音方落,小九也从地上起身,看了眼铺在身下的地图,道:“风大哥,我也描完了。”

    风疏竹寻声看过去,那几张桌上的地图真的已混做一团,再也看不清了,又转过头来,对易丁甲道:“前辈,这图是描完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全仰仗你了。”

    易丁甲闻言,抚了把胡须道:“那是自然,老朽边描图时边已经仔细在看了,我们去那边将它们拼接起来吧。”说着一指旁边的空地,转身又迈着蹒跚步伐走了过去。

    风疏竹见其走的如此辛苦,知道人年龄大了腰腿不好,便对其他人道:“我们还是拉几张桌子过去吧,将图放在桌上,这样看起来也方便些。”

    几人又动手将两张桌子拼起来,易丁甲小心翼翼地将描好地图,一张一张地铺在上面,众人也都围了过去。

    只见易丁甲手持油灯,端详半天,从中选出一张地图,摆在最下方,看了眼众人道:“这里,就是大漠入口。”

    众人将目光同时落在那张地图上,只见那地图最下方绘了几间瓦房,后面却是两座山丘,再向上,却是空白一片,一张纸上,很大一片居然都是空白。

    易丁甲似乎看出众人的疑惑,将目光重新落到地图上后,指着那片空白,又道:“这里开始,便是大漠了。”

    小九听其解释完,也回到地上,选出自己描的图,找到同样那张,铺在地上,在空白处用毛笔轻轻点了一个点。

    见众人已经看懂,易丁甲端起油灯,又端详一会,从中再次选出一张地图来,紧靠着第一张图放下来,道:“这一张,描绘的是从中原去入口处的通道。”

    众人再次将目光落在地图上,只见与那几间瓦房几乎是平行的位置,以两条细细的线条描绘出一条路来,没有见到那条路的起点,却是见其穿过一片点了许多小点点的地域,然后才与第一张图连接在一起。

    易丁甲手指顺着那两条细线移动,在那片全是点点的区域停了下来,指尖敲了敲那些小点点,道:“这里却是一大片草地。而这条两道细线也只是个大致的指示方位,草地之上不会真的有道路。”

    闻言众人恍然,那些小点点原来表示草地上长满的野草之意。

    小九听完后,也依样子也选出同样一张,谨慎地放好后,用毛笔在空白处点了两个小点,算作顺序记录。

    小胖熊袋袋好像对这些地图也颇感兴趣,不知在哪里弄了支细毛笔,在一张不大的纸上,圈圈点点,画了些谁也看不懂的东西,好像自己做了一个缩小版的地图一样。

    这时,易丁甲又选出第三张地图,放在了第一张地图之上,众人看得清楚,这张图上不再是空白区域,而是多了许多圆圈,大圈套着小圈,圈与圈之间的颜色也似乎深了一点,圈圈相套的旁边,又多了一个像星星一样的图案。

    易丁甲指着那张图,结合这第一张图,解释道:“这两张图,虽说紧紧靠着,但实际在大漠中已是不止千里之远,这些圈圈应该表示风化岩组成的山峰,而旁边的这个图案,却是一处取水点。”

    风疏竹道:“如此说来,这是从入口处进入大漠后的第一个可取水点。”

    易丁甲看了眼风疏竹,点了下头,却又道:“大漠中的取水点,永远是一个标记罢了,经常会出现这样情形,你奔波了数百里甚至上千里,再快要渴得死去的时候,才找到了取水点,但当你趴在井口,向里面一看时,却又发现那里已经成了一口枯井。”说着,易丁甲舔了舔嘴唇,好像他此刻已经饥渴难耐了。

    闻言,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因为谁都清楚连续多日没有饮水的可怕,那恐怕比找不到食物更令人恐惧。

    风疏竹见气氛如此压抑,便转身端了碗茶水过来,递到易丁甲面前,笑道:“此时,我们尚且还不在那大漠之中,这茶水还是可以随便牛饮,前辈说的也已口干舌燥,不如喝口水,润润喉再接着说吧。”

    易丁甲欢喜地接过茶水,打趣般笑道:“被你这一说,老朽还真的有些口渴了。”说着,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接下来,又用了一柱香多的时间,易丁甲算是将所有的地图拼在了一起,期间又对一些特殊地形做了一番解释,不免再次提到了大漠里的风暴,海市蜃楼等等怪象。

    转头见桌上的油灯已经烧了大半下去,易丁甲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一般。而众人也是跟着长出了一口气,不是因为劳累,而是深深感触到了那片大漠的广袤和里面的神奇古怪。

    在众人都松了口气之余,重新将目光投向桌面上,那副已拼接好的地图却是由七张小地图组成,在最上方明显缺了一张,看上去十分不协调,令人看着很不舒服。

    楚晴先开口道:“这地图是不是不完整啊,好像少了一块。”

    易丁甲疲倦地强睁了下眼睛,叹气道:“是啊,缺少了一张图。”

    楚晴看了眼风疏竹,又道:“缺少的是哪部分呢?是不是最重要的?”

    易丁甲轻摇了下头,道:“缺少的并非最重要,而是天狱的具体位置。” >><center>(本章未完......)

    铅笔 小说(w w w.x 23qb.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