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鉴宝黄金指》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共情
    方程坐在尹浩天的床边,低着头,安静的闭上了眼睛,他让自己的大脑放空了下来,心蔵跳动的......也慢慢的变缓了!渐渐地,方程听不到外面的嘈杂,他似乎是进入到了一个无人境地,身体里血液流动的声音、心脏跳动的声音,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一缕外人看不到的神识从方程头顶飘散而出,直接钻进了尹浩天的大脑里面。

    方程头脑中的视野一下子暗了下去,他知道,自己的神识已经到达尹浩天的大脑里了!“尹浩天......”方程摸索在这一片混沌的昏暗中,他轻轻的叫着,寻找着尹浩天失去已久的意识,他一定是被藏在某一个地方了!依旧安静一片,他可以感受到那两股明显的灵气还在彼此追逐着,却感受不到尹浩天的灵识究竟在哪里!这没有道理,人没有灵识,那也该死了,可是尹浩天的确还活着!他停留在原地,仔细的感受着,终于,他灵敏的感觉到了在那两股纠缠追逐的灵气里,有一股细微的、属于人类的灵气夹在于其中!感受到这一点,方程突然想象到一个有些奇葩的画面!一个巨人手里抓着一个普通人,拼命的向前跑着,而后面,则存在着另一个巨人在卖力的追着!尹浩天就是那个可怜的人!只是......方程此刻最好奇的是,那两股灵气来自于哪里?

    为什么会出现在尹浩天的身体里?

    他们又是怎么让尹浩天昏迷不醒的?

    带着这些疑问,方程大胆的朝着那两股灵气追了上去!感受到有另外的、位置的灵气靠近,那两股灵气纷纷停下,警惕的看向方程靠近的方向!神识中,方程看到了对方的两个人,看上去是一男一女,男人一身黑衣,女人则是一身红装!两个人都目露不善的看向他!“你们是谁?”

    方程先开口问道,“你问我们是谁?

    我还想问问你是谁呢?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男人开口,声音阴森中带着一丝冷冽,跟最开始的余一恩有的一拼,方程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你问我是谁?

    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把这里当成家了是不是?

    那我就告诉你,你出现在人家一个普通男孩子的大脑里,害得人家昏迷不醒,我是来救他的!”

    方程看着对方,不满的说到,他还挺理直气壮的!“他晕不晕关你什么事?

    你还救他?

    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保全自己最重要!否则......我倒是不介意让你也日日躺在床上睡觉,怎么样?

    舒服得很呢!”

    黑衣男人张狂至极,还没等方程开口,红衣女子倒是先忍不住了,“司律!人家既然可以进来跟我们对话,那便证明也不是等闲之辈,你不要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了!否则遇到真正的高人,我也救不了你!”

    女人的声音很清冷,却透着一丝关心,看着应该是与那男人相识的!“就他?”

    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想抓我,下辈子吧!”

    男人的话音刚落,转头就消失在混沌之中,“司律......”女人大声叫道,然后她瞥了一眼方程的方向,转头就追了上去!方程叹了口气,心想着大概就是这两个人在人家尹浩天的身体里玩你追我赶的游戏吧!真的是够过分了,人家一个孩子他们两个就这么糟蹋?

    方程刚要起身追上去,突然心思一动,刚刚那个女人叫那男人什么,“司律?”

    这个名字他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司律......司律,司允......”方程猛地睁大眼睛,他想起来了,司律、司允,原来是神界掌管梦魇的神,司律掌管恐怖之梦,司允掌管美梦,后来他们的顶头上司夜神离开、陪着妻子游历四方之后,他们就归于冥神掌管,再然后冥神独自成立冥界,他们跟随着冥神去了冥界!“司律......掌管和恐怖的梦魇,他若是占据了尹浩天的大脑,那也就是说尹浩天现在正在日复一日的恐怖梦境中度过着!”

    方程思考着应该如何救尹浩天。

    梦这个东西很是复杂,无形、而且难以揣测,梦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谁强加给一个人的,而是受到一些暗示、看到一些东西而自发引起的一个现象!一个人要是想做梦,那谁也阻拦不了他!司律也许在最开始的时候影响了尹浩天的大脑,而原本就很单纯、善良的尹浩天也很容易被别的意识影响到,开始了他的噩梦之旅,噩梦一点点侵蚀着他的意志力,时间长了,他自己就停留在自己的梦境中,怎么也醒不过来了!这样的地方,司律自然很喜欢,而且他待的也是如鱼得水、欢乐自在!方程想到这里,心里的怒气又燃了起来!这司律与司允本就是一对,你们两个闹感情矛盾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到人家孩子的脑子里,那人家孩子当战场的做法简直就是疯了!他抬脚就追了上去!论灵力,司律和司允只是两个掌管梦魇的小神,打是绝对打不过方程的,但是梦魇这东西本就虚幻、毫无规律,所以他们若是真心想要对付方程,方程还真的需要谨慎小心!方程渐渐的靠近了司律,手心攒满灵力抬手就要挥过去,他这一下子......很有可能就要了司律的命,“大神手下留情,司律他并没有恶意,他只是想找一个藏身之地而已!”

    司允大声的对方程叫到,方程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愣,可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司律“噌”的一下就不见了!他皱着眉头看向司允的方向,却震惊的发现,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哪里还是什么司允,而是他心心念念的朝夕......“朝......朝夕......”他闭上眼睛使劲儿的揉了揉,这不揉倒好,再睁眼时......身边的一切都变了,这里不再是混沌一片,而是......回到了京城的街头,眼前是一片熟悉的场景,而朝夕......正失魂落魄的走在京城的街头上!“朝夕......”方程心里清楚,这绝对是司律给自己下的梦魇,可是......这梦不仅与朝夕相关,而且还真实的可怕,他没有办法真的视而不见。

    现如今能让他最担心、最思念就是朝夕,司律身为掌管梦魇的神,最是能窥探到人心中最脆弱、最惦念的那一份执念,然后将其幻化成,梦境,当做攻击别人的武器!朝夕的步子有些虚浮,她一个人向前走着,目光涣散、没有目标!这是方程最害怕的情景,他害怕朝夕会因为自己便呈现如今这个样子!他想让她恢复到从前那个英姿飒爽、傲视一切的朝夕,他不要她这样......“朝夕......你振作起来,好不好,不要这样......”方程在心里念叨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