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9章 各家悲喜
    没等这出戏结束,李苒就给周娥使了个眼色,找了个要更衣的借口,狼狈撤出。

    周娥一出象棚,就哈哈笑起来。

    李苒一头一脸的晦气,看着周娥,等她笑够了,点了点已经慢慢过来的大车,“回去吧。”

    “你不是说想去吃软兜长鱼?”周娥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不去了,万一再跟来一群怎么办?”李苒上了车,两只手按着太阳穴。

    “要不,去吃猪头肉吧,正好补一补,咱们绕点儿路。”周娥热情的建议道。

    李苒斜着周娥点头。

    吃猪头肉补一补,补什么?

    周娥和车夫说了几句,跳到车前坐着,侧过身,和李苒说话。

    “你从前一直一个人住着,没经过刚才那样的场面吧?”周娥看着李苒。

    李苒嗯了一声。

    她不算没经过刚才那样的场面,不过,作为亲戚以及,家人吧,确实是从来没经历过。

    “你三哥,和霍家三公子,大约是听说你过来听戏了,特意过来陪你的,曹三应该是顺路,都是好意,这你应该能感觉得出来。”

    李苒点头,她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到。

    “三娘子她们,是奔着霍家三公子,大约还有你三哥,来的。”

    李苒听周娥说的如此直截了当,笑起来。

    “对你么,没什么善意,可也没什么恶意,人跟人吧,多数都是这样,没善意,也没恶意,这样挺好。”

    李苒点头赞成,确实如此。

    “那三个妮子,不懂装懂,自以为是,再加上一心一意卖弄点儿风情,确实,挺让人烦的。”

    周娥想着高桂英三个,眉梢高抬,卖弄风情这事吧,只有桃浓那样的才好看。

    “你只要跟人在一起,象这样惹人烦的,到处都是,到处都能找出来一个两个,三个五个,甚至一堆两堆。

    我当年刚当兵,编在女军里,一个伙十个人,十个娘们儿,都是走投无路投了军的。

    有一个,一看到好吃的,就往里面吐口水,一大锅饭,她也敢吐,被我暴打了不知道多少回,就是改不了,一上阵也是,不停的吐口水。

    还有一个,成天半夜钻百夫长的帐蓬,我们百夫长是个男的。

    还有……不说了。

    我嫌她们太下作,靠着一星点儿军功,要求调去跟男人一起打仗,就到了长安侯军中,那时候,李侯爷还只是个百夫长。

    谁知道,搭的头一伙,有个屁精,只要睡着,就一个接一个放屁,放的屁还奇臭无比。”

    李苒噗一声,笑喷了。

    “没多久,有一战我们惨败,一伙人,死了七个,那个屁精,也死了。

    我做了十夫长,我顶头上的百夫长,当兵之前,豆腐都没吃过。没见识不懂这不算啥,可不懂装懂,还非要他说了算,这就气人了。

    有一回分战利,我们分了一头羊,活羊,他说他懂,要烤全羊,全羊么,就那么活生生架上去就烤,那羊一肚皮屎,烤的……呸!”

    周娥啐了一口。

    “我后来拼死拼活,就是为了赶紧当上百夫长,不用再受那蠢货的鸟气。

    再后来,我发现吧,不管到哪儿,蠢货都是一样多,磕头碰脑,到处都是!”

    李苒看着周娥,叹了口气。

    “圣人说的那句,什么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话什么意思,怎么说的都有,这些年下来,我就觉得,圣人要真是圣人,这句,那就是可由不可知,蠢人太多。”

    李苒默然看着周娥。

    “你以后,我觉得,只怕得嫁个人,你这样的,嫁的人家,十有八九是高门大户,那就不是嫁给一个人,而是嫁给一个家,一个族。

    这一大家子人不说,还得沾亲带故,人多了,那可就是什么样儿的人儿都有了。

    象那三个妮子今天这样,不过是小儿女情窦初开,不算太蠢,也不算太讨人厌,看着还能乐呵乐呵,所以,你得……”

    周娥顿了顿,摊着手。

    “我不知道你该怎么办。

    可是,要是但凡你不喜欢的,你就拨腿就走,避之不理,或是发个脾气,把人赶走什么的,这都容易得很,可总这样肯定不行,那到最后,只怕你只能找个山洞躲起来了。”

    “我知道,今天实在是太吵……是我不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

    李苒垂头认错,她借着方便逃之夭夭,确实不怎么对。

    “我说的是以后,今天不错啦,慢慢来,这就跟打仗杀人一样,杀第一个,吓的夜里睡不着,杀第二个第三个,心里难过,杀到百儿八十再往后,就屁也不算了。”周娥愉快的挥着手。

    李苒听的眉头高挑,拿杀人比喻这个?

    嗯,这比喻真是风格清奇。

    车夫赶着车,拐来转去,到了个热闹街口。

    周娥示意李苒下车,带着李苒,穿过大街,再穿过两条巷子,进了她们去吃过一次猪头肉的吴嫂子脚店。

    周娥走在前头,顺着一个婆子的指点,径直进了厨房。

    “吴嫂子在……”周娥伸头进厨房,一句话没说完,就哽住了,“你这是?”

    “是周将军来了,您那边屋里坐,这屋里又是烟又是火的,脏得很。”吴嫂子往上次的小隔间让周娥。

    站在周娥后面的李苒看到吴嫂子,吓了一跳。

    吴嫂子半边脸青紫肿涨,一只眼睛肿的都快看不见了。

    “谁打的?”李苒进了屋,看着吴嫂子问道。

    “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刚好,下午刚炖了两只猪头,再搭几样素菜?”吴嫂子避开了李苒的问话。

    “上次的素包子要是有,我要几个素包子,再要碗汤,或是粥什么的就行,粥能薄一点最好。”李苒见她不愿意说,也不穷究。

    “我就要猪头肉,再来一大碗粥,也要薄一点。”周娥神情淡然。

    吴嫂子答应了出去。

    李苒看向周娥。

    “肯定是她男人,除了她男人还能有谁。”周娥语调神情都很清淡。

    “上次桃浓不是说,这间脚店,全凭她一个人撑着,这间脚间从前不过是一间半破门面,是她做茶饭挣了钱,买下左邻右舍,盖起了这幢两层楼?”

    “那怎么了?能挣钱就不挨打了?”周娥语气不善。

    李苒不说话了。

    她没有任何家庭生活的见识,和经验,也不知道吴嫂子的家事,不懂不知的事,她从来不敢乱说。

    吴嫂子送进来猪头肉,包子和汤粥进来。

    李苒闷头吃包子,周娥闷头吃猪头肉。

    两人吃好出来,走出好长一段路,周娥突然道:“这天儿还挺早,你要是不累,咱们去瞧瞧桃浓回来没有,她家离这不远。”

    “嗯?好。”李苒一个怔神,随即想到吴嫂子的事,桃浓肯定最清楚,立刻点头。

    周娥带着李苒,从一条极小的巷子穿过,再过了一条巷子,到了青砖红门的一扇如意院门前,周娥上前拍了拍门环。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开了门,看到周娥,急忙冲院里叫道:“大姑娘,是周将军!”

    “谁?”桃浓的声音刚落,人已经冲了出来,“怎么是你们?咱们出去说话。”

    桃浓一把推进妇人,跨出门槛,反手带上门。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周娥伸头往院子里看。

    “我跟男人上床都能见人。”桃浓一把扯过周娥,推着她下了台阶。

    周娥被她这一句话怼的哈哈笑起来。

    “我是个懒人,”桃浓看着李苒解释,“买下这院子后,就招了一家子琴师住在厢房,我不收他房租,这婆娘就替我打扫打扫,洗洗衣服什么的,这婆娘什么都好,就是舌头长了点儿。”

    “人没有十全的。”周娥接了句。

    “就是这话儿,她舌头长,好在从不无中生有,也就是避着她点儿,凡事不让她知道就是了。你们怎么来了?”桃浓这才想起来问周娥和李苒怎么来了。

    “我们刚从吴嫂子那里吃了猪头肉过来。”李苒看着桃浓道。

    “嗯?那怎么啦?”桃浓莫名其妙,不等李苒和周娥答话,噢了一声,“她又挨打了?她三天两头挨打,不算什么事儿。 >><center>(本章未完......)

    铅笔 小说(w w w.x 23qb.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