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史上最强血脉》正文 第618章 进攻要害
    “年轻人,即使你知道我是金千万也想要跟我抢么?”

    金千万发现自己吓退了那名不停加价的少爷,却依旧没能将张兮给吓垮。

    在照夜境内,知道自己是金千万后,还能依旧与自己抗衡的。只有那种可能,要么,他来自于某个大家族,修炼大家族。作为修炼大家族拥有不少珍贵宝贝,弈兽原骨什么的,那些,都很值钱,强大的修为也能让他们拥有无比财富。

    要么,他就是与自己齐名的某个富商家的公子。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别人什么原因,能让对方在已经知道自己就是金千万的情况下,依旧不放弃与自己抗衡。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他是某个在军团内身居要职大人物的子嗣,可大人物的钱财虽然也不少,福利不低,但,若是在这种地方大量的消耗,总归会有些可疑,例如,到底花的是否是自己赚来的钱?在执行上级命令中,是否有中饱私囊什么的。

    只要入职在军团里,军团长给了的,就是自己的,军团长没给的,而自己私自揣进了腰包里的,这种行为并不少见,但却是师出无名,被发现便要被调查的。

    再接着往下出,可就是能养一支人数不低军队的开支了。

    他是商人,没有任何武力没有任何修为的商人,不管他怎么样拥有财富,都不会被军团所忌惮。

    而张兮在他看来,看似打扮的与一个花花公子相似,但在他行商多年的经验来看,张兮绝对懂得一点半点的战斗。修为有没有他暂时看不出来。

    但他能够看到张兮经历过风吹日晒而形成的坚毅肤质。

    这种肤质,除了做农活者,便只有军中之人才会拥有。

    少了修炼的精纯弈气滋润,单靠睡觉,缺乏保养,张兮的肤质也逐渐在风吹日晒中向成熟靠拢。

    张兮并没有要掩饰,来这里时,他只换了衣服,没有想过要化妆掩饰自己的肤质,所以被金千万以一副已经猜出你的大概身份眼神盯着时,他毫无畏惧。

    怎么了?

    他本来就是来高调消费,宣扬自己的。

    不被人猜出自己的身份,怎么让自己的纨绔之名传遍照夜。

    在他来之前,几乎所有的背水城将士都来玩过了,他们就算是换了便装,也依旧能很有特点的辨别将士身份。

    哪怕他们是精英,机灵,且善于隐藏。

    但在更多专业隐藏且发现敌人的人士中,他们的隐藏表演技术,捉襟见肘。

    倒也不是没有将士好这一口。

    是男人,总会有憋不住的时候,只要不去做坏事儿,你情我愿的,在本营中也没有强制不允许的相关规定,倒也是会有去花楼之类的地方消费的。

    这种地方的消费一般都会很高,没有一点功绩职位的普通士兵即便是被允许,也一般是很少去的。

    成群结队的,甚至是整个营都去,且去的地方档次还不低的,就很容易引人注目。

    不是花自己的钱,不用心疼自己的钱,来的地方还是相当上档次的地方,还是奉命来的。将士们,也玩的特别尽兴,不会有任何的负担及后顾之忧。

    让数千人的军队每一名将士都来消费,哪怕是光喝酒,不点姑娘,这消费数额,足以惊人。

    放在任何一支队伍,只要有人举报,往上一捅,金钱的来历,立马就会引起警觉,遭到彻底审查。

    而张兮,就是要让这一点持续发酵,闹得沸沸扬扬。

    “怎么了?金千万,了不起?金千万,是谁啊?”

    张兮轻蔑的问出了三个问题,三个问题的问题主要核心,看似是在问是谁,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明显的听出他问出这话的语气,是他根本不在乎金千万到底是谁。

    不认识,是有可能。

    也有可能是认识,但,真的不在乎是不是。

    这样的语气,让本来涩欲熏天的众客人们,暂时压抑住了带着他们身旁的姑娘去安静私人地方相处的冲动,留了下来,打算观看这一场精彩的“铜臭”对决。

    今晚,他们将见证一个新的奇迹。

    过了今晚,姚语姑娘的身价,将再度飙升,将彻底与他们无缘。

    “小朋友,你确定你今天这样,你家大人知道?是得到了你家大人的全力支持么?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来自于各个城池不小势力的一份子,这会儿你一举一动的表现,可能用不了两天,就会传遍照夜的各个城池,各个角落。”

    金千万没有动怒,在商道上,切勿易燃易爆,情绪激动往往就是走上失败的一个预兆。他依旧很心平气和,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告诉张兮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以威胁的方式,让他乖乖的放弃。

    他是富商没错,白手起家的富商,坐拥千万财富,每一笔,都是来之不易,他不希望铺张浪费,尤其是在没有太大意义与回报的事情上面。

    “他们已经都知道我了,就是今天我不继续,明天的大街小巷也会传我的信息,以及,我在你的威胁下,主动承认自己有问题,然后,认怂了。”

    “那不正好坐实了我心里有鬼,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张兮举起一根手指对着金千万摇了摇,有点厌烦的道:“最烦你们这些商人了,一点男人的气魄都没有。想要一亲芳泽,却又不愿意多花钱。难不成你认为在这里被公认的女神,就只值你花一百两银钱?”

    “还是说,看似在人前风光无限,坐拥千万财富的你,其实早已经遇上了经济危机,财富严重缩水,你是因为拿不出钱来,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跟我叽叽歪歪,明明没钱,却非要来这里挣一个名声,好骗取与你合作对象的信任,先借钱,或者先借货给你?”

    一味的防守,只能立于不败之地,想要胜利,只能进攻。

    他不想与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纠缠于口水,他选择主动进攻,金千万试着攻他的要害,那他,也来进攻一个商人必须在乎的要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