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近身狂婿(楚云苏明月)》正文 第九十章 阴阳怪气!
    楚云刚上楼,就在走廊碰到了杜青。

    还有尿遁出来抽烟的老丈人苏振南。

    杜青陪着他,一个劲儿夸楚云优秀有本事,在纵横是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

    杜青当然摸准了楚云的家庭环境。要不是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都想上明珠大学巴结苏小小,曲线救国了。

    这家伙干正经事没一样靠谱,但要说吃喝玩乐,搞歪门邪道,却是个中翘楚,经验丰富。

    “楚总回来了?”杜青走上前,格外殷勤。

    “嗯。”楚云接过杜青递来的香烟,笑道。“今儿也没喝尽兴。咱俩改天再约。你去忙你的,我陪陪岳父母。”

    “得嘞。”杜青很识趣,毕恭毕敬道。“楚总您有事随时吩咐,我这儿二十四小时待命。”

    转身又冲苏振南一阵点头哈腰,还给了名片,让老苏有任何需求也可以打他电话。面子给足。

    目送杜青离开,苏振南将名片放进兜里,刚要开口,却听楚云谨慎道:“爸,您可得跟这小子保持距离。他在咱们纵横是出了名的夜店小王子。连我都自愧不如。当心被他带坏了晚节不保。咱妈那脾气,您可吃不消。”

    苏振南莞尔笑了笑,随后耐人寻味地看了楚云一眼:“这些日子,你没怪过我老婆?”

    用“我老婆”代替,是不想给楚云太大负担。董玉华三番两次拆婚,正常人都会有怨气。

    “爸您这就小人之心了吧?”楚云拿出火机,护住火苗为苏振南点烟。“我跟明月成为合法夫妻之后,她就是我妈。我得孝顺,得养老送终的亲人。别说就不疼不痒地骂我几句,就算拿棍子揍我,我不也得赔笑挺着?”

    苏振南深深凝视楚云,说到底,他和大多数跟楚云打交道的人一样,压根看不透这女婿。

    但有一点他很肯定,这标榜软饭男的女婿,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不比别人家的女婿差。

    “我替你妈道个歉,赔个罪。”苏振南深吸一口烟。“我知道你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

    “道德绑架了是吧?”楚云撇嘴道。“我跟我妈是没二话。但一码归一码,您以后再找我借钱,可得注意点态度。我这人是好说话,但吃软不吃硬。”

    苏振南神情和蔼,没接茬。

    “妈还在里面喝着呢?”楚云点上烟,努嘴道。

    “是啊。我那帮同学正捧她。”苏振南眼中掠过哀伤之色。“你妈好些年没这么开心过呢。”

    弹了弹烟灰,苏振南表情黯然道:“她心眼不坏,为人也踏实,工作更不用说。创业那会,加班熬夜是常态。好几次都累到虚脱住院。就是个性要强,有点逞能。什么事儿都不愿落于人后。”

    楚云笑道:“爸,咱妈要不是这么努力,明月和小小的青少年时期哪会这么幸福,生活得这么优渥?人无完人。我挺佩服妈。”

    别的不说,丈母娘今晚敢来,估摸着也料到会被糗。只不过没想到周倩怡下手那么黑。

    可她为什么来?不就是给老公面子吗?

    最后拒绝了周倩怡道歉,给她留台阶。不也是冲老丈人面子?

    为人母,她辛勤工作,为孩子创造优渥环境。

    为**,她识大体,知道给老公留面子。

    做到这份上,不说贤妻良母,起码称职了。

    苏振南没问女婿怎么会认识杨晔,他也是男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晚上十一点。

    这饭局总算结束了。

    苏振南陆续送走老同学,楚云则陪着喝得很尽兴的董玉华。

    和往常母夜叉的形象不太一样,喝高了的董玉华很嗨,话很多。

    “小楚,妈今天高兴!”

    她大手一挥:“真解气!”

    楚云憨笑一声,搓搓手:“您高兴就好。”

    董玉华嗨着嗨着,突然哇地一声哭了。

    她趴在楚云肩膀上嚎啕大哭:“妈命苦啊!摊上你这么个窝囊的老丈人!含辛茹苦把两个女儿拉扯大,却没一个跟我亲!见我跟见鬼似的!”

    董玉华哭得妆都花了。抹着眼泪道:“我哪对不起她们了?企业没倒闭前,我吃过一顿准点饭吗?我这胃病不就是熬出来的?”

    楚云很尴尬,想一把推开丈母娘。又怕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再度闹僵。只得硬着头皮挺着。

    “小楚,你给我评评理。我这当妈的真就那么不尽职吗?”董玉华打了个酒嗝,形象很糟糕。

    “怎么会?”楚云郑重其事道。“您甭管当母亲还是老婆,都是最拔尖的。也就是我投胎晚了。要不还有我老丈人什么事?”

    “去你的!胡说八道什么呢?”

    董玉华一把推开楚云,酒醒了一半。

    什么意思?

    楚云神情冷酷,暗忖:玩不起?

    没一会,苏振南送完同学回来了。董玉华东倒西歪站起身,跟见鬼似的要走

    苏振南有点莫名,问道:“你干什么了?”

    “没啊。”楚云如实交代了刚才跟丈母娘的对话。苏振南先是投来杀人般的眼神,随即拍腿大笑,连儒雅随和的形象都不顾了。

    “你小子真是个奇葩。哪有这么夸人的?”苏振南点了支烟,鼓励性地拍了拍楚云的肩膀。“回头跟你妈好好相处。她人不坏。就是爱面子,虚荣心强了点。”

    楚云点头,亲自送岳父母下楼。

    回家时,已经快十二点了。

    苏明月洗漱完毕,正站在厨房门口喝牛奶。一身酒气的楚云很狂,扔了鞋就说:“明月,哪天抽空整一桌硬菜,我跟你爸妈好好喝几杯。”

    苏明月放下牛奶杯,口吻清淡道:“几个菜,喝成这样?”

    父亲还好说,没跟楚云正面起冲突闹矛盾。

    母亲光是拆婚就两次了,还不算背地里的阴阳怪气。

    坐一桌喝大酒?

    真要喝高了,还不得打起来?

    她扭身就要回房,却被一身酒气的楚云从背后搂住。

    “哪学来的这阴阳怪气?”楚云凑到苏明月耳畔,一股热流喷上去。“我就算今晚把你给就地正法了。咱妈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你信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