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剑起兮》正文 第二卷 剑气纵横 第六十三章 那一剑的风华
    “华宗主,你到底要到我去哪里?”

    见华白衣一个劲的往前面走杨小天禁不住出声问他。

    “杨少侠,你不用担心,很快就到了,我可以确定顾松涛跟你的徒弟就在那里,你尽管跟我来便是!”

    华白衣还是没作继续往前面走。

    杨小天见他说的胸有成竹,虽然心里头奇怪,但也唯有跟着他继续前行。

    就这样继续往前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华白衣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少侠,到了!”

    杨小天抬头一看,诺大的一片地方,方圆不下百丈,空空荡荡,出了一个山洞,就只有一大片的石壁,说也奇怪,那石壁竟让全片都是乳白色,看起来就像象牙一样,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好看的光芒,就像镜子一般。

    杨小天此时记挂着秦斐的安危,没有心思去观赏这奇特的石壁,试探着问道:“华宗主的意思是顾松涛跟我徒弟在这山洞之中?”

    华白衣点了下头,道:“没错,他们就在山洞里面!”

    杨小天怕其中有诈,疑惑道:“华宗主就这么肯定?”

    华白衣又点了下头,微笑道:“我肯定!”

    杨小天见他神情不像作伪,点了下头就要往山洞走去。

    谁知华白衣却抢到前面将他拦了下来,说道:“少侠,你不必进去!”

    杨小天奇怪地看着他,“这却又是为何?”

    华白衣没有回答他,转过头朝着山洞大喊一声,“顾松涛,杨少侠他自己进来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可以出来!”

    杨小天见他说话很是奇怪,更加担心这是一个圈套,不过已经走到了这里,何况秦斐可能就在里面,现在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自己也绝不会邹一下眉头,哪里还怕他们使诈,便退到一旁,等着顾松涛出来,不过却暗暗凝聚全身灵力,以备不时之需。

    没过多久,一个年轻男子走到了山洞前,将头探了出来。

    杨小天见他脸色发白,身体单薄,修行之人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心里头暗想:这人看来就是顾松涛,看他这般模样,平时必定是纵情酒色,不知道祸害过多少的良家女子。杨小天心底更加坚定了杀死顾松涛的念头。

    顾松涛见到杨小天果真就在外面,这才向华白衣行了一礼,“宗主!”

    华白衣眼神中闪过一丝丝的鄙夷神色,但还是淡淡说道:“你出来吧,将那女孩子也带出来!”

    顾松涛整个身子走到了山洞前,但却不踏出洞口一步,手外后一拽,将一个穿着浅红色衣服的女孩子拽了出来。

    “秦斐!”杨小天大喝一声。

    “师父!”秦斐眼眶带着红色,但一见到是杨小天,却笑靥如花,好像只要杨小天出现,天大事情都能解决,那也就没什么可以害怕的了。

    杨小天定睛一看,只见秦斐身上帮这根绳子,绳子在她身上缠绕了好几圈,那绳子泛着黄灿灿的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

    杨小天气急,大喝道:“顾松涛,赶紧将我徒弟交出来!”

    顾松涛虽然脸上现出惊慌神色,但也没有乖乖听话将秦斐送出来,手一翻将腰中的长剑架到秦斐的脖子上,“你别过来,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杨小天虽然心急如焚但秦斐在他手中,也不敢有何动作,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想寻找合适的方法解救秦斐。

    华白衣说道:“顾松涛,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赶紧将秦斐还给杨少侠吧!”

    顾松涛沉默了一下,说道:“宗主,我将她交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能保证他不杀我吗?”

    华白衣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顾松涛见他这般神情,哈哈大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不过拿我做棋子,反正我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倒不如杀了这女孩子陪葬!”说完举剑就要往秦斐胸口刺去。

    “咦,那后面是谁!”杨小天突然叫了一声。

    顾松涛扭转头叫了声“老祖宗”,却发现后面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心知被杨小天骗了,转过头来正好喝骂,却发现杨小天已不在原地,四处顾盼,也见不到杨小天的人影,正自心下踹踹,突然手上一松,长剑已被夺走,秦斐也被推出了洞外,顾松涛心下骇然,暗道莫非遇到鬼怪。

    突然杨小天凭空在他出现在他面前,原来在顾松涛回过头的那一刹那,杨小天使出隐身法快速来到顾松涛身边,夺了他兵器救出了秦斐。

    “受死吧!”

    杨小天就要一剑刺死顾松涛,突然山洞里面一股大力向自己袭击而来,杨小天只能放了顾松涛,转过身抵挡,一碰之下,蹭蹭蹭整个人往后对了三步。

    顾松涛快速的奔向秦斐,可怜小姑娘又落入他手中。

    杨小天正要走向顾松涛,山洞中一条人影掠了出来,挡在他跟顾松涛之间。

    杨小天往来人看去,只见那人甚是高大,五十岁上下年级,头发略显花白,双目炯炯放光,下巴蓄着四寸来长的灰白胡子,穿着一件宽松的粗麻布袍,此刻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华白衣拜见老祖宗!”华白衣对着来人纳头便拜。

    那人点点了头,平平淡淡说道:“起来吧!”

    杨小天见华白衣对此人如此尊敬,心想这人是谁,刚才在山洞里向自己袭击的定时此人,按刚才的那一击估算,此人至少是天仙境的强者,奇怪道:“你是谁?”

    那人捋了下胡须,神态傲慢道:“老夫玄青子,量你后生小子也不认得我。”

    玄青子?

    杨小天一听心底却立生警惕,当年跟燕赤侠喝酒闲聊的时候,曾聊到九洲天下的大恶人,当时燕赤侠说,这九洲天下的大恶人,如果玄青子认第二,那再没有人敢认第一。杨小天问他何故。燕赤侠说这玄青子曾经为了抢一个女子就杀了人家整个山门。当时有个剑修给自己的佩剑取名玄青剑,这玄青子觉得犯了他的名讳,将这剑修五马分尸不止,还跑到剑修的师门,将他的师父跟师兄弟都杀了个精光。杨小天记得自己当时问燕赤侠为什么九洲天下容得这样的人存在。燕赤侠说玄青子在当年差不多算是九洲天下的第一人,没有一个是他对手,所以就只能放任着他。杨小天听了后说不要让自己遇到此人,若是遇到了定要将他挫骨扬灰不可。燕赤侠却说不用你出手了,还好这贼老天有眼,已经一个响雷将他劈死了。

    杨小天冷笑道:“原来你就是玄青子,没想到你居然还说着!”

    玄青子微讶道:“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顿了一下哈哈大笑道“看来老夫的威名天下远扬啊!两百年过去了竟然还有人记得我!”

    杨小天嗤笑道:“你的臭名确实天下远扬!”

    玄青子大怒,喝道:“小子,你竟然敢讥讽老夫!”

    杨小天平静道:“何止讥讽,我还要杀了你,既然天不杀你,就让我来杀!”

    玄青子气急,呛的一声龙吟,一柄长逾四尺,剑身火红的长剑出现在在手中。

    玄青子持剑的手微微扬起,在空气中化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挥向地面。

    轰!

    地面瞬间出现一道宽逾丈余的鸿沟,蔓延几十丈远。

    “哈哈哈,你的剑能厉害得过我!”玄青子哈哈大笑,斜着眼看着杨小天,神态倨傲。

    杨小天淡淡说道:“我的剑并不是用来斩地面的,我的剑从来就是用来杀恶人的!”

    玄青子收起笑声,阴冷道:“那我倒要试试了!”说完手中长剑指向杨小天,“小子,出招吧!”

    杨小天手一握,握住了赤霞剑,左手捏起剑诀,一出手就是九问剑法问苍生。

    霎时间,空气里充斥着悲天悯人的气息,剑光明晃晃有如天上的日头一般,一股滔天的剑气直刺玄青子。

    玄青子原先见他年纪轻轻心存轻视,此时见他一剑之威,心神微凛,不敢再小觑,手中长剑横到胸前,飘忽的剑影连绵不断的出现,与杨小天的剑气一接触,双双消于无形。

    杨小天剑问苍生被他挡住,一反手问生死剑招递出。

    忽明忽暗的剑芒就像地狱人间交错轮回一般,身在地狱向往光明,无匹的剑意袭向玄青子。

    玄青子一蹬后退一丈,手中剑直刺而来,剑尖挥动处,火红色的剑芒如烈焰一般倾泻而出。

    嘶嘶声响中,两柄神剑在无边的雾流里翻飞舞动。

    震耳的爆破声过后,雾流剑影齐齐化为虚空。

    玄青子脸色煞白。

    杨小天赤霞剑驻地,捂着胸口磕了两声。

    玄青子长长吐了一口气,脸色转为红润,讥笑道:“怎么样,难道你还能再战?”

    杨小天不答话,疗伤功法在体内极速运转,将体内絮乱的气息跟翻腾的血液压了下来趋于平稳。

    “来吧!”

    青衫的年轻人横剑在前,眼光平视玄青子,不动如山。

    玄青子没想到他还能再战,心下骇然,不再给他喘息机会,火红长剑如电光般破空刺向杨小天,无匹的剑芒吞吐间,嗤嗤作响。

    杨小天身形忽然一动,如鬼魅半迎了过去,对袭身的剑芒不理不顾,右手赤霞剑挥出问谁主沉浮。

    仿佛撕破万里晴空,绵长清脆的一声裂响,漫天的霞光从杨小天剑尖冲出,将整座玄天宗后山照的一片通红。

    玄青子的剑影落在杨小天身上将他的青衫撕得粉碎,但在混元法袍的阻挡下却难再进哪怕半寸。

    杨小天的赤霞剑击在玄青子身上,无边的剑气带得玄青子整个砸向山洞。

    轰隆一声巨响,整座山洞被剑气撕得轰然倒塌,将玄青子整个人掩埋。

    “老祖宗!”

    惊叫声中,华白衣飞身掠向倒塌的山洞,长剑接连不断挥舞,将倒塌的石块尘土扫走,良久才现出玄青子的身体。

    玄青子在华白衣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用微弱的语调说道:“小子,你真狠!”

    杨小天见他这般模样,便不想再对他下手,掉转身,朝顾松涛走去。

    顾松涛面如土色,但掐着秦斐脖子的双手却毫不放松,色厉内荏道:“你不要过来!”

    杨小天走到离他丈许位置停了下来,冷冷道:“放了秦斐,饶你不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