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剑起兮》正文 第五十七章 地藏王
    月轮悬浮在虚空里,散发着淡淡清辉。

    杨小天口中急速念着法诀,随着一个个文字从他最终念出,四周的空气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浓郁而又纯粹到极致的灵力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朝着轮回台涌动而去。

    一声爆鸣响起,神光闪烁,精纯的月光精华从天而降,落到了悬浮在轮回台上的月轮上,月轮的形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那原本只有狗牙般大小的月轮不断的成倍的暴涨,不多时便成了有落日弓的大小,而后又由月牙化作了一道的弯月、满月,月满则亏,又化成弯月、月牙,如此循环反复无数此后,月轮终于固定在新月的形态,一轮上弦月,散发着淡蓝色的光环,闪烁不定。

    众冥君看得眼睛都直了,这分明就是天边的弯月,有人忍不住仰首望天,却见天上的明月好端端的挂在那里。

    原小花也忍不住暗赞杨小天的手段,竟然已经能够如此完美的操纵月轮,比起神月族的大祭司有过之而无不及。

    杨小天看着那弯新月,眼中带笑,似乎对这一切很满意,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时刻了,将月轮镶嵌到轮回阵法的阵眼里面,一切便大功告成。

    众冥君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生怕惊扰了轮回台上的年轻人。

    杨小天双手平平推出,做着往下按压的手势,随着他的动作,月轮慢慢的往下落,离阵眼越来越近。

    眼见月轮转眼间就要落到阵眼位置,众冥君偷偷舒了一口大气,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大事。

    “慢着!”

    突然,虚空中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声音里透着无形的威压,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

    杨小天自不理会,向下压的手势没有片刻停留。

    月轮已经与台面接触到了一起,不消片刻便要与轮回台融为一体。

    一头异兽突然从不知名处冲了出来,向月轮冲撞而去。

    异兽速度极快,在空气中带出一道道散发着火光的残影,夹杂着风雷之声,撞在月轮之上,将月轮撞得偏离了阵眼的位置。

    杨小天怕月轮有所损伤,情急之下将月轮招了回来,月轮恢复到最初的模样,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一兽,似犬非犬,似狮非狮,似虎却又非虎,长着龙须,双眼直勾勾看着杨小天,闪动着噬血的寒芒。

    “谛听!”

    杨小天没有因为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兽而喜悦,反之暗自戒备,谛听散发出来的气息,能清楚感觉到绝非十殿冥君可比。

    “一介凡人,哪容易擅自插手天道法则!”

    一人忽然出现,端坐在莲台上,双目微闭,头戴毗卢帽,手持锡杖,一副端庄、祥和的表情,嘴唇微动。

    谛听飞了回去,伏在莲台边上,温顺如小猫一般。

    “地藏王!”

    原小花发出了一声惊呼,像他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面对此等上古大能,也是胆颤心惊。

    杨小天神色如常,与地藏王对视。

    地藏王向他望来,杨小天只觉眼睛一阵刺痛,如遭针刺,心头不由得剧震,上古大能果然不是自己可以匹敌,单单眼神都可以让自己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压力。

    都市王匍匐在地面上,“地藏王菩萨,为何阻止轮回台重新启动?”

    地藏王双眼轻合,声音中带着古朴的气息,似乎从无尽的岁月长河中穿透而来,“六道轮回是天道法则的一部分,如何能够让一个凡人主导!”

    宋帝王神色惶恐,颤着声音说道:“地藏王菩萨,我等也知道这样做不合规矩,实在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重启六道轮回的办法,迫于无奈,才接受他们的要求。”

    地藏王一声冷哼,宋帝王胸口如遭重锤,忍不住地跪倒到了地上,头颅伏得极低,不敢再多说半句。

    “天道法则自有天道圣人维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安排,何须我等多此一举!”地藏王声音如洪钟。

    杨小天眼睛不与地藏王对视,却冷声说道:“你就是地藏王了吧,本来我对你素来敬佩,那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何等的悲天悯人,只是今日一见,却也不过尔尔,想来也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原小花在后头接连几次扯了扯这悍不畏死的年轻人的衣摆,让他不要再说下去。

    杨小天却全然不顾,哼道:“如今地狱未空,人间却多了许多没有归处的可怜孤魂,你这地藏王便由得此事发生,视而不见?”

    地藏王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年轻人,对年轻人的滔滔言论似乎有些不喜。

    阎罗王低声说道:“地藏王菩萨,这年轻人说的也有些道理,六道轮回法则崩塌,照此情形发展下去,最终人间只有成为又一处冥界。”

    “愚蠢!”

    地藏王怒骂一声。

    “可知道我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你们!”

    阎罗王很是惶恐,却又想不明白为何阻止轮回台的运作是为了冥界着想,硬着头皮说道:“还请地藏王明示!”

    地藏王轻叹一声,说道:“枉你们当了这么多年的冥界之主,却不知道什么对你们最为重要!”

    杨小天心头微动,也想听听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竟然说出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忍心不让冥界恢复六道轮回。

    地藏王说道:“你们以为轮回台就单单是让众生轮回转世如此简单。”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让众生轮回往生,与尔等是一件莫大的功德,关系到冥界的气运。当年后土祖巫化身六道,这件功德让他直追天道圣人。尔等可清楚若是由这年轻人来重开六道轮回,这于他便是一件莫得功德,不单单功德加身,还分去了冥界的气运,你们可知道这件事的后果?”

    众冥君都低下了头,似乎觉得地藏王说的有些道理,但其中又有不通的地方,自己这些人只是奉命行事,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份差事而已,并不像地藏王说的这般严重,何况化身六道的后土祖巫,就算分去气运,分的也是巫族的气运,跟冥界似乎关系不大,冥界不单单是掌管轮回,最主要的还是根据死去众生的善恶,判定到底是让他们往生,还是囚禁在地狱之中。

    众冥君虽有不同想法,只是碍于地藏王的威严,没一个敢出声质问。

    杨小天终于知道地藏王为何如此紧张自己重启六道轮回,原来是怕被自己分去了天地气运。

    “地藏王也太小瞧我跟原大哥了,我欲重开六道轮回,并非为了所谓的天地气运,地藏王无需太过担心!”杨小天心里头虽然有些瞧不上地藏王的鼠目寸光、门缝里将人看扁,但为了不让他阻扰自己将月轮放入轮回阵法的阵眼,还是耐着性子跟他细说明白。

    地藏王嘴角带着冷笑,他这经历过无数人间岁月,早已将世间事看了无数个轮回,人间之人争名夺利,更有甚者,妄想长生,重开轮回是万世之功,数不尽的功德加身,就算成不了圣人,也有无尽的好处,这年轻人越说的诚恳,越加显得是城府极深口不对心之辈。这人间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地狱才会有越来越多无法投胎转世的鬼魂,而自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也成了一件笑话,让自己只能一直躲藏在冥界之中,脸面无存。地藏王越想越是恼火。

    “此事休要再提,尔等速速离去!”地藏王一拂袖,对来到冥界的人间之人直接下了逐客令。

    杨小天对着地藏王却是越来越失望,能发下那番巨大宏愿的神祇怎么从了这边模样。或许是漫长的岁月里,见理想越来越遥远,心气慢慢的消耗殆尽,就此变了心;也许是冥界的黑暗气息,没日没夜的侵袭,心终于不再无垢无尘。

    杨小天叹息道:“地藏王何必如此,我真的没有私心!”

    地藏王冷笑一声,“不必花言巧语,赶紧离去,莫等我出手赶人!”

    杨小天见他执迷不悟,心里头也来气,不想再关着肮脏事,便要叫原小花离开,一转身却见到他神情凄切,知道他在担心画屏,只是面对着地藏王,知道毫无胜算,却又不想就这样离开。

    “原大哥!”杨小天叫了他一声,却见到他双掌握成了拳头,原本耸拉着身躯突然挺直。

    “地藏王!有私心的其实是你自己!”原小花怒喝。

    地藏王错愕,似乎被人看到了隐藏在内心深处想法,喝道:“胡说八道!我身在冥界渡这无穷无尽的孤魂已逾万载,有谁敢说我是为了一己私心!”

    原小花冷笑,“或许人心会变,佛心也会变!”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地藏王如遭重击,脸上神色变化万千,似有三分疑惑三分惭愧三分怒意,还有一丝的不知所措,只是最后万千神情变成了被人揭穿秘密后的愤怒。

    地藏王狂吼一声,天地呼应,鬼神皆惊。

    众冥君瘫倒在地,浑身瑟瑟发抖。

    杨小天心神一紧,落日弓横在了身前。

    只有那邋遢汉子,手伸向了腰间,握住了木剑,一剑朝天。

    “吼!”

    谛听兽发出了一声怒吼,黑光一现,化作一头狰狞麒麟,青芒微动,现出一头翻腾青龙,红光璀璨,火焰猛虎血口大张,更有磅礴高山若隐若现,澎湃沧海风起云涌。

    那邋遢汉子站在那里,面对着神迹一般的幻象,身子显得有些单薄,只是神色漠然,头颅在仰起的那一刻,似有刚正的光芒呈现,浩浩荡荡,莽莽苍苍。

    汉子手中木剑化神虹,整个人飞出,拖拽着所有力量,化作流光,快逾闪电,五彩长虹贯透苍穹。

    “谛听兽很了不起吗?吃我一剑!”

    轰,轰,轰......

    原小花一剑一剑递出,轮回殿顿时轰鸣起来,包围着他的狰狞麒麟、翻腾青龙、火焰猛虎,在剑光下一一溃散,高山崩碎,沧海倒流。

    “吼!”

    原小花口中一声长啸,刹那间,一道道光芒腾空而起。

    层层剑影环绕在原小花四周的周围,拖拽起万丈匹练,剑光如九天游龙紧随其身后,那漫天的金色光点霎时间急速地袭向谛听兽。

    “嗷吼!”

    谛听兽开始咆哮,化出无穷无尽的磅礴法力,奔涌翻卷,天地震荡,竟使得风云色变,轮回殿内层层气息鼓动。

    “天道法则,无非是命运枷锁!看我原小花一剑碎之!”    邋遢汉子片刻间判若两人,层层剑影中神威凛凛,纵横捭阖,隐隐有龙吟在咆哮。

    杨小天看着那汉子,眼中带着尊敬,落日弓平举到眉心,以示敬意,“原大哥尽管放手一搏,兄弟紧随身后。”

    弯弓搭弦,弓如满月,遥遥对着地藏王。

    地藏王不怒反笑,“哈哈哈,你以为单凭他几句豪言壮语就能将谛听吓退,那你也太小瞧这千古一兽了!”

    原小花对周遭的一切似乎全无感觉,眼中只有那咆哮若雷鸣的谛听异兽。

    “砰!”

    谛听咆哮,贯破虚空,径直往原小花冲撞而来,同时,原小花木剑里谛听只有咫尺,雷霆破空而至。

    “嗡!”

    一声炸响,浩荡的青烟红芒,直冲云霄,恐怖的异象,蒸腾而出,霎时之间,惊风走雷。

    原小花在风暴中摇摇欲坠,只是木剑依然紧握在手,冷冽的严重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略显悲呛,又有弑神诛仙的傲然。

    谛听四足翻腾,顿时,滔天气势,宛若排山倒海,倾泻而出。

    赫然之间,天地巨变,一道璀璨无比的恢宏剑光从原小花身上爆射而出,人与木剑融为一体,堪比浩瀚大日,融化万物。

    “轰!”

    剑光术法弥漫,烈焰沸腾,炽盛一片。

    原小花化作凌厉的锋芒,森然之间,直取谛听兽左眼,谛听兽发出一声狂啸,陡然在原地消散,只留下一道残影,被剑芒斩碎。

    “呛!”

    忽然间一阵金铁交戈之音传来,一道苍莽剑气,仿佛从天外而来,破碎虚空,历尽人间岁月,带着傲气带着不甘,直接没入谛听右眼!

    谛听右边眼珠碎裂,带出了片片血雾。

    “吼!”

    谛听吃痛,上下翻腾。

    原小花一人一剑立在谛听头顶虚空处,似神似圣!

    “嗯?!”

    地藏王脸色微变,看向那凌空而立的汉子,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轩辕道人!”

    谛听猛然咆哮,又要向原小花冲撞而去。地藏王手一挥,有无边神力涌动,将谛听扫到了一边,谛听伏在地上,剩下一只独眼直勾勾看着地藏王,似乎想不明白为何要阻止自己。

    “你是轩辕道人的弟子?”地藏王紧盯着原小花。

    原小花从来不知道教自己法术的道人名号,暗道莫非他说的是师父?

    地藏王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哈哈大笑,“本尊已有多年未曾亲自动手,既然你是轩辕道人的弟子,那便休怪我以大欺小了!”

    原小花相信地藏王的眼里,既然他说自己的师父是轩辕道人,那便错不了,虽然不清楚地藏王跟自己师父有什么过节,却也毫不畏惧,神色平静,淡淡说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还请地藏王莫要手下留情!”

    “找死!”

    地藏王哈哈大笑,一道神圣的气息弥漫了出来。

    原小花脚步向前一踏,在虚空踏出一道裂痕,木剑撩天。

    地藏王身上金光暴涨,双手一翻,无数的金光佛印从天而降。

    原小花手中木剑不断震颤,莫名的气息,仿佛从九幽地狱而来,带着无穷无尽的黑暗,只是片刻又是佛光普照,大放光明笼罩万物。

    幽谧地狱,无边光明,地藏王举手之间,便将两种极致在顷刻间呈现。

    原小花直觉手中越来越重,举剑的手臂越来越酸,仿佛举着十万大山。

    木剑颤颤危危,似乎片刻间就要在恐怖的气息中崩碎。

    只是举剑的汉子脸色刚毅,誓死也要将这一剑递出。

    “咔嚓!”

    原本就没有剑尖的木剑又断了一截,只是依然缓慢地朝前刺出。

    “锵”,崩断的木剑发出了刺耳无比的金铁交戈之声,响彻天地,溃散的剑气四处飞剑,肆意狂欢,如那木剑的主人一般,傲然天地间。

    地藏王脸上现出残忍的笑意,右手结出一个佛印,恐怖的气息带着雄浑的力量轰然爆发,让诸天神灵都为之震动。

    有血从原小花胸口迸射而出的鲜血,抛洒半空,如一朵朵鲜花,染得天地一片凄美绝伦。

    那汉子眼中带笑,似乎对自己重伤垂死毫不介怀,圣人在前,一剑刺出,我敢想,然后也做了,生死无悔!

    杨小天急窜而出,堪堪将就要摔落地面的原小花抱住,五行功法极速运转,双手快若闪电,在原小花身体关键穴位点了过去,护住汉子的一丝生气。

    做好这一切后,年轻人将原小花抱到了一边,让他靠着轮回台做好,取了一颗丹药喂他服下,年轻人脸上平静如水,看不出忧喜。

    地藏王漠然看着这一切,对年轻人接下来要做什么,全然不在意。

    那年轻人见原小花苍白如纸的脸上有了一丝血气,霍然一个转身,对着地藏王,双眼微闭,眼中无忧无喜,落日弓似有千钧重,缓缓举到了胸前。

    地藏王冷笑连连,“你太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