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土地公升官记》正文 第54章:惊慌失措(第一更)
    古剑仙门。

    这是西丰镇第一宗门。

    在西丰镇排名第二顺位的星海仙门,被叶小虎培养地五行仙门吊打的时候。

    此时此刻的古剑仙门也在做一个重大决定。

    “掌教做一个决定吧!”

    “我们到底答不答应慕容俊土地公的提议?”

    “现在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想要再投靠土地公慕容俊就千难万难了。”

    “……”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古剑仙门宛如铁桶一样水火不侵。

    但是只有他们内部知道,古剑仙门现在也出现了纷争。

    为了维护仙门的声誉,有人支持投靠慕容俊,间接投靠河伯冯忠勋,继续保持西丰镇第一仙门的身份。

    但是也有人反对,认为慕容俊就是冯忠勋的走狗,根本上不了台面。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古剑仙门的掌教轻咳了一下子道:“祖师那边有回信吗?”

    “没有。”

    负责伺候古剑掌教的一名女子,迟疑了一下子道:“要不要我们再去祷告一下子?”

    “不用了。”

    古剑掌教摇摇头,然后看着左右之人道:“我们古剑仙门之所以一直保持着西丰镇第一仙门的名头,除了依靠祖师的蒙阴,庇佑我们这些徒子徒孙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这些徒子徒孙争气和敢拼。

    这些年为了我古剑仙门的发展,我们一直在四处开发,征战,为此付出了许多的代价,几乎人人都有伤在身。

    这虽然保证了我们古剑仙门在西丰镇的地位,可是也埋下了祸根。”

    古剑掌教看了看自己昔日的老搭档们,一脸苦涩的道:“如今我们这些老一代人,已经无法为古剑仙门护航了,你们新一代人又没有成熟起来。反而星海等仙门,在神灵的扶持之下越来越壮大,已经隐隐有超越我们的声势。

    所以我们古剑仙门未来的发展,或许是到时候改一改了。”

    听到古剑掌教的意思,那些支持投靠慕容俊的新生派纷纷眼前一亮。

    他们知道掌教这么说,必然是心动了。

    不过古剑掌教下一句话,又将话题给噎住了,只见他继续道:“但是西丰镇任何一个神灵,想要得到我们古剑仙门的信仰支持,必然要为我们古剑仙门做出来一个诚意才可以。”

    “掌教您的意思是?”

    “轩辕。”

    “轩辕师兄受伤一直未愈……”

    “不错,所以谁能治疗好轩辕的伤势,那么我们古剑仙门就投靠谁。”

    “……”

    听到掌教的话,那个比较亲近慕容俊的人,不由得眉头紧皱了一下子。

    显然他感觉到这个事情比较难,毕竟轩辕受伤太久了,他们遍寻良方也没有办法将他伤势治愈。

    不过既然掌教开口了,他们自然要去争取一下子。

    “掌教您稍等,我去跟慕容俊神灵沟通一下子。”

    “去吧!”

    古剑掌教闭上自己的眼睛,没有再发表出来任何的看法。

    至于那个亲近慕容俊的人,则快速离去联络慕容俊了。

    按照以往的情况,他有慕容俊留下的联络方式,可以很快的联系上慕容俊,但是这一次却怎么都无法联系上慕容俊,这让他略微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却又无可奈何。

    ……

    殊不知。

    此时此刻慕容俊根本顾不上古剑仙门的仙人联系自己了。

    他现在很慌张。

    原本他以为自己现身之后,教训一下子叶小虎,让他知道西丰镇一亩三分地是谁做主就可以了。

    哪成想叶小虎一出现,就来了一个反杀。

    不仅教训了他一顿,而且还要借助此事干掉自己的意思。

    这让慕容俊猛然惊醒过来。

    自己上当了。

    他是叶小虎的下属,他对上官出手,那就等于以下犯上,那是罪犯天条的。

    如果这个罪名被落实了,哪怕是他上司冯忠勋也无法庇佑他了。

    所以在发现问题不对劲,叶小虎强势的可怕时候,慕容俊第一个想法就是直接逃走,去找冯忠勋求救。

    所以当他的元神合一之后,就来到了河伯神殿。

    “慕容俊土地公您来了。”

    “河伯大人在处理公务,还请您稍等。”

    河伯神殿的两个童子,阻拦了一下子慕容俊。

    如果换成以往,慕容俊就算多么不满意,也会等待一会的。

    但是今天的慕容俊等不下去了,因为多等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让开。”

    只见慕容俊直接暴力的推开阻挡自己的童子,直接冲进冯忠勋的神殿,跪在地上恳求道:“河伯大人,您要救我啊!”

    河伯神殿的两个童子,刚要将慕容俊搀扶起来,就被冯忠勋挥挥手给拦住,并且撵出去了。

    没有童子在场之后,冯忠勋看向慕容俊道:“说吧!你又捅出来什么篓子,来找本官给你平事儿了?”

    “大人,之前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飘了……这一次只有大人您能救我,如果您不救我,那么我就真的完蛋了。”

    慕容俊连忙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跟冯忠勋介绍了一下子道:“下官一时糊涂,犯下了如此大错,还请河伯大人救命啊!”

    “愚蠢,这样的事情您也能干出来?”

    河伯脸一黑。

    他还以为慕容俊干的那些混账事情东窗事发,捅娄子了。

    哪成想却是慕容俊得意忘形,违背天条规定,对自己的上官出手,这让冯忠勋怒意的道:“叶小虎巴不得抓住这样的机会好反戈一击,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他机会,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求死吗?”

    “大人,我真的知道错了。而且我可是您的人,一旦我被叶小虎端掉,下一步他要对付的人就是您了。”

    “闭嘴。”

    冯忠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慕容俊,然后闭目思考了一下子。

    片刻。

    冯忠勋重新睁开双目叹息道:“你想要求生,还是求死?”

    “求生,求生。”

    “那我明白了。”

    冯忠勋目光之中闪过一丝阴冷,紧接着走到慕容俊的身边,一掌拍在慕容俊的身上,然后对着门外的童子道:“通知西丰镇闲暇神灵来我河伯神殿议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