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世手记之黑暗》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劫匪四起,摩托干汽车
    叶子在情急之下打不着车子,眼看着被丧尸围堵我赶紧和狄岩一块把她抱到后座,我这才上了驾驶座驱车离开。

    狄岩回头看了一眼,接着郑重的说道:“妹子我跟你说,刚才给你拽到后面的时候,我很小心的没有碰到你……咳咳,我只是碰了你的胳膊和腰,别的地方绝对没动,我以我的人格起誓……但磊子有没有乱碰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尼玛的都是废话,林月也在后面,你特么要想我被她弄死不如给个痛快的,别这么埋汰我。

    对我目露的凶光狄岩视而不见,他看叶子没什么反应,又道:“怎么了妹子?你是生气啊还是害羞啊还是吓得啊?不至于吧,我们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玩意还算事?”

    我从镜子里看到叶子摇了摇头还是没说话,不过我倒是在心里说句实话,刚才叶子被我们从驾驶座弄到后座的时候,那衣服确实被扯乱了点……就一点!但我绝对没乱碰。

    “你别贫了!”林月一恢复那劲又来了,直接打断了狄岩的墨迹,然后揽着叶子问道:“怎么,有事就说出来,没关系的。”

    我开着车随口问道:“你是不是因为刚才那几次熄火,心里挺难受的。”

    叶子沉默了一会,随即轻轻点了点头。

    “哎呀妈!这你都能猜到?”狄岩冲我抱拳说道:“真是太懂女孩心了!一看以前就研究过不少小女孩的心理,佩服佩服!”

    一想就知道了,还猜你妹,研究个屁。

    “你闭嘴!”林月又一次呵斥了狄岩,跟着又对我道:“你也好好开车!”

    狄岩这次还真是不出声了,不过脸上还挂着笑……特别.贱的那种。

    挑明了叶子难受的原因,林月接下来就好劝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叶子觉得自己差点害死大家,加上她本来就含蓄内敛还多愁善感,聊了没几句都难过的哭了出来,林月是好一阵的劝慰,最后把我都当成反面典型弄出来了,不过好在算是把叶子劝好了。

    抛开末世不提,在以前开手动挡起步停车的时候熄火也很正常,老司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但对新手来说这时候无论你在哪都别着急,后车按喇叭你让他按,他着急让他随便超,自己先稳下来,再着车行驶,否则越着急就可能越麻烦。

    当时叶子处在那种环境熄火,她能知道赶紧再着车就不错了,换做有些人可能当时就愣住了,这时候不看你熟不熟练,就看你心理素质。

    接下来大概又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一直在寻找可以南行的道路,结果不是废墟废车堵路就是尸群横行,没有一条可以痛快行驶的,墨迹这么久实际上没往南走多少。

    这期间我们还三次遇到了庞大数量的尸群,整条街道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别说车了,就是开个tank一边轰炮一边走都没戏。

    有一年春节我们去北京旅游,顺道去了地坛那儿的庙会,从雍和宫下地铁到东门入场再到最后出来,那人群基本就和现在看到的人头差不多了。

    一次又一次的试行失败,我们已经渐渐接近了玉天市的东部远郊,这里丧尸的数量倒没有之前那么多,但估计它们如果拉起手站开来也可以环绕市区半圈的。

    狄岩坐在副驾驶,单手托腮很是小资的看着窗外,道:“这可怎么弄,哪哪都是不死族,人.兽精灵都哪去了。”

    人.兽……

    林月道:“天都擦黑了,石头,要不你看看哪里合适落脚吧。”

    “嗯。”

    这时对讲机里也传来道:“1号车1号车,打算怎么的,继续走走看还是先找过夜的地方,说实话我还真饿了,完毕!”

    我回复道:“走吧,看看哪能过夜。”

    再这么没头没脑的试下去也不见得有什么好结果,过不过夜的好说,主要是大家也该吃点东西了。

    看着周围的残垣断壁,我看我们真不能找楼房了,而且还得躲远点,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些楼就塌了。另外照雷羽之前的说法,他那时候从安全所逃出来,还几次差点被飞机.炸.死在楼里,所以这个也不得不防,别没死丧尸手里倒挂在自己的炮.弹底下了。

    再者,楼房里的煤气罐或是天然气管道什么的现在都能算是易.爆.物品,能躲远点就躲远点。

    就在我们寻找可以安全落脚的地方时,后方突然传来了轰鸣声。回头一看,就发现有几辆摩托车正朝着我们追来。

    “什么玩意?不会又是打.劫的吧?”狄岩探出头去看了看,道:“这尼玛是进了贼窝了怎么的?”

    “不见得,看情况吧。”我随手拿起对讲机道:“后面有摩托,当心点。”

    “放心,我们比你们先看到的好吧。完毕!”

    我们的速度不算多快,摩托车队很快就追上来了。

    “一二三四,四辆摩托,一车坐了俩,总共八个人,啧啧啧,磊子我跟你说,这绝对是来者不善。”

    我从反光镜看了一眼,确实如狄岩所说是四辆摩托,每个摩托除了骑手还带一个,总共八个人。之所以说他们来者不善,是因为每一个坐在摩托后座的人手里都拿着根三指粗的铁棍。

    “这就是所谓暴走族么?”狄岩调侃道。

    是不是暴走我不知道,但这一幕让我想起上中学那会,在那个‘古惑仔’和‘谢文东’盛行的年代,学校门口一到放学点总是会有一帮骑摩托的二十来岁的伙子堵在门口,或者认识或者不认识,要么是接人要么是码架,要么就是收小弟什么的,有几次我在校门口等胖子出来,有的人还问过我要不要认大哥,结果后来胖子一出来也就没人问了,那小子原来还混得挺开的,咳,扯远了。

    回到现在,四辆摩托先是追到了雷羽那辆车旁,接着其中的两辆加速来到我们旁边,然后每辆摩托后座的人像是约好了一样,都拿起棍子开始敲我们车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大哥,你真撞啊……”

    我还没言声,狄岩就先撇了撇嘴,说道:“啧啧啧,我说你们怎么想的,就这么跑我们前面挡着。我这是汽车你知道么,碰瓷也不用这样啊,再跟你说了,你以为我们撞了你还得带你去看病么?这家伙交通.法.学的够好的,可惜现在这世道不通用了~”

    “你、你说什么啊……”

    “我是说啊,”狄岩蹲下来摸了摸那哥们的脑袋,又掸了掸手,接着用他特有的语速开始说道:“我们开车出门,图的就是个方便快捷,满大街的土,满大街的堵,挤地铁的孩子得练武!你说这不开能行么?另外要是买的起好车呢,也有开着舒心和挣面儿之类的意思,但最重要的还是安全,安全第一!”

    “谁出来也不想找事,我们规规矩矩开车,可你说你们这个骑自行车的走道的就这么在机.动.车道上横冲直撞,连看都不带看的,闯红灯?完了看有车来还是慢悠悠的走?车子按喇叭你们还牛哄哄的哼哼,这个那个的?是,我们是不敢撞你,磕了碰了不管谁责任还得给你们看病,很人性,但你要知道开车的人不可能所有时间100%的不走神,万一就在那刹那走神了呢?你拐弯看都不看突然冲出来我是想刹车我特么也得刹的住啊!真说出点事你怪谁?你说你赶上我这么个良好得体大方有位的新时代青年还能跟你说理论道,万一你赶上个暴脾气还姓李的可怎么弄?”

    “都说了我们出门也不想找事,大家都规规矩矩的上路多好,你说你就为赶这么两分钟的近儿省这么两分钟的事儿赌这么三分钟的气儿,真磕了碰了弄得自己一身伤还给别人添麻烦你恶不恶心!就赶这大过年几天路上清静,我好不容易撒了欢似的开车,他嗷儿窜出一辆三无代步车冲到高速中间开的比我还欢实疯了吧你!”

    “我跟你说啊,开车有规矩的有不规矩的,走道的也有规矩的有不规矩的。就怕换位思考,我们开车的到了走道的时候也注意,你们走道的就不能体谅一下开车的么,谁没有开车坐车的时候?谁没有走道骑车的时候?将心比心啊孩子!我最烦碰上倔老头了!我还跟你说…”

    ……

    “等会!……哥…大哥…我们……我们就是想打个.劫而已……而且我们……骑的是……摩托啊……”

    “我知道你丫骑摩托的,你特么要是在这世道骑自行车还敢上高速还敢打.劫我们,我特么直接撞你转着圈撞你!我我我还跟你说了…………”

    狄岩炮筒子似的一段话给我说愣了,随口问了他一句:“你干嘛这么激动……”

    狄岩一听,顿时一股蛋蛋的忧桑浮上面容,说道:“不要问我怎么懂得,那是多么痛的领悟~~”

    “看你这德行以前是不是……”

    没等我再说狄岩就接过话道:“不说让你别问我了么,我跟你说我那时候……唉!算了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正所谓,当年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图什么?你要知道,欠招有欠招的学问,你没这金刚钻你非揽这煤气活儿!想学挖墙角技术,到老北方洋洋技术学院啊!所谓不想当老师的劫匪不是好骑手!您瞅准了,黑天十六必治!hakulatata!”

    “大哥!我错啦!我都说我错啦啊!我错的都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啦!哥!放我过吧!”

    倒地小伙几声竭尽全力的嘶喊也让狄岩从演讲的沉醉中清醒过来,他又瞄了一眼地上那人,又看了看我,这才说道:“好了,我说完了,你该干吗干吗把。”

    我捡起地上掉着的那根铁棍,道:“我只是下来拿这个。”

    说完我就拎着铁棍往回走了。

    狄岩比我慢一步上了车,他坐在副驾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有点诧异的看着我,道:“我还以为你得杀个一个俩的。”

    我没理他,刚才下车的时候我刀和枪都没拿,杀什么杀,再说我看你都快给人说死了我也不忍心下手了。

    我把捡来的铁棍放到座位底下不碍事的地方,准备待会把这给雷羽,他原来一直用的铜块没了,现在他那就一把枪还没几发子.弹,回头就把这棍子也给他。

    之后我再次启动车子倒了几步,绕开躺在车头前被说的半死的那个伙子,继续向前开去。

    这件事本身对我们并没什么影响,但后来当我看到狄岩有些轻松的表情后,我忽然意识到,刚才他那一大段讲诉看着是不着边,实际上或许只是他想发泄一下。

    这段路程我们一直在寻找南行的路线可一直没成功,一次次的找路失败弄得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就算是狄岩这种乐天派也会有憋屈的时候吧,发泄一下也好。

    时间很快又过了半个小时,天也擦黑了。这半小时里我们又试着找了几条路,但结果和之前一样,不是有成群的丧尸就是有崩坏的路段,根本没法走。

    最后,我们两辆车停在了一片方圆大概千八百平米的空地上,这地方估计原本是打算建点楼房屋子什么的,但现在也就这么搁置了,满地除了土堆就是荒草,四周还用一人多高的围墙围了起来,只在南北两侧各留了一个出入口。
为您推荐